一個家庭裡,沒有遠見的人,多半有這「4個特質」,有一個都要改正

《郁離子·虞孚》裡寫道 :「旱斯具舟,熱斯具裘。」

做人做事,要考慮長遠,天旱要保養船,夏天要晾洗冬衣,別總是臨時抱佛腳。

對于一個家庭而言,需要遵從「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規矩,通過幾代人的努力,讓家庭越來越紅火。急功近利的事情,儘量少做。

可是,總有一些人,為了一己私利,或者貪圖眼前的錢財,把老祖宗留下的基業毀掉了,把當下的親情弄丟了。

不難發現,家庭裡,沒有遠見的人,多半有以下四個特質,有一個都要改正。

第一,違背祖訓,只顧眼前利益。

《顏氏家訓》裡有這樣一個觀點:「繩其祖武,慎終追遠。」

當我們在追憶先輩的時候,還要記住他們的叮囑,要發揚他們的優秀精神。這樣的話,才能做到「一代更比一代強」。

很多家庭,依靠幾代人的努力,把家業做大做強。做生意的人,擴大生意的范圍,增加固定資產;讀書的人,考取功名,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學手藝的人,薪火相傳,把技藝提高到新的境界,並與時代發展相吻合。

可是,有的人卻做了違背祖訓的事情,還固執地認為,做人不要「循規蹈矩」。

在《莊子逍遙遊》裡,有這樣一個故事:宋國一戶人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為生。這樣的工作,非常累,並且收入不高。最難受的是,冬天裡,把手伸入到冰冷的水裡,刺骨一般的疼痛,肌膚也會因此開裂。

為了冬天能夠好好工作,祖輩發明瞭一種保護手的膏藥。膏藥的配方是家庭裡的秘密。

有一個旅客百般打聽,找到這家人,願意用百金購買秘方。

經過家庭商議之後,秘方被買走了。這一家人不知道,旅客把秘方獻給吳王,得到了很大一塊封地,搖身一變就成為了土豪。

為了眼前利益,弄丟了祖輩的東西,也沒有給後輩留後路,這樣的家庭令人發笑。在現實生活中,我們身邊也有類似的人。

第二,能力不足,只啃老,不謀生。

遇到啃老族,人人痛恨。

可是很多父母不會反思,為什麼家裡會出現這樣的人?啃老族多半是父母培養出來的。因為過分溺愛孩子,導致他們養成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習慣。

發現兒女有啃老的跡象,還不能悔悟,那麼在父母過世之後,家庭就會走向衰敗。

明朝文學家馮夢龍寫了一個叫「徐老僕義憤成家」的故事。裡面有一個叫晏世保的男人,長期遊手好閒,吃喝嫖賭,把父母活生生氣過世了。父母過世後,他和一群二流子混在一起,從不謀生。久而久之,把父母留下的千畝土地,幾棟房子,都變賣了。

《菜根譚》裡寫道:「問祖宗之德澤,吾身所享者是,當念其積累之難;問子孫之福祉,吾身所貽者是,要思其傾覆之易。」

我們過得很幸福時,要想一想祖先為我們做了什麼,要感恩;如果晚輩過得不好,我們要想一想留下的恩惠是不是太少了,要反思。

家有啃老族,是兩代人的事情。因此說,沒有能力培養兒女的父母,不能獨自謀生的兒女,都是沒有遠見的人。

謀財不如謀智、謀能。財產可以花光,能力才是無窮無盡的「資產」。

第三,爭執不休,不懂抱團取暖。

按照常理,一個家庭裡,人多了,就要想辦法分家。在農村,只要兒女成家了,就和父母分開住。家裡的田地、房子都分開了,各自經營,假以時日,就能做大做強。

事實上,分家是為了保持距離,避免家庭矛盾,並不是讓家人「分散」。

對于一些有家族企業,家庭作坊的人來說,如果分家了,就可能導致家庭走向衰敗。畢竟,一些大事,需要團隊的能力。

馮海鵬作家講了一件耐人尋味的事情。一個古董,一分為二,分別由甲和乙收藏。為了讓古董增值,他們都想把另一半買下來,協商了很久,仍舊僵持不下。

過了一段時間,甲想通了,決定把一半古董送給乙。甲興沖沖來到乙家裡。乙說 :「我得不到的,你也別想得到。你還來幹嘛,我已經毀掉了一半古董。」

現實生活中,很多兄弟姐妹都有「乙」這樣的想法。既然自己不能得到全部的利益,那就「背道而馳」,毀掉一切。

家庭發展,需要團隊精神,而不是爭執不下,把親情撕碎。

第四,手足反目,強者欺負弱者。

有一種社交方式,叫「冷廟燒香」。

也就是說,在對方沒有大富大貴的時候,就去結交,多幫忙。等對方富貴了,自然就擁有了一張感情牌,有了靠山。

聰明的人都懂得,幫助弱小的家人,不僅能得到一張感情牌,還體現了手足情深,樹立了自己的形象。這是一舉多得的事情。

那些沒有遠見的人,寧願巴結外人,也不會幫助家人。他想方設法找到藉口,和親人決裂,以此來逃避贍養父母、拉兄弟一把的責任。

結束語

一個人可以走多遠,是他做人的氣度,是他內心的高度。

《後西遊記》裡,通臂仙說:「信步行將去固好,還要認得回來。」

人啊,不管走到哪裡,都要記得走過的路,要記得回來。

我們從家庭裡出發,走向異鄉,走向富有,走進夢想。當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要回頭看,念及骨肉之情,記得先輩的恩情,然後帶著家人齊步走。

真正有遠見的人,能夠站在頂峰,不是他可以飛起來,而是他懂得夯實人生路,拉攏身邊人。

願你我,志當存高遠,家當寬如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