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活著,總要熬那麼幾回,才會有破繭成蝶的精彩

曾國藩說過:「熬過此關,便可少進。再進再困,再熬再奮,自有亨通精進之日。」

的確,人生看似漫長,其實是一段時光一段時光累加起來的。時光與時光之間,有若隱若現的門,也有若隱若現的坎。

能熬過去的,就是門,熬不過的,就是坎。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或進或退,看似一念之間,卻把人生分成了三六九等。

人活著,總要熬那麼幾回,才會有破繭成蝶的精彩。驀然回首,你會發現,人生的意義,不在頂峰,而是在最難的那一刻。

熬吧,總有一天,你會感激曾經沒有退縮的自己。

一、一直堅持,你會得到巨大的勇氣。

讀書的好處,不言而喻。可是偏有人不信邪,對于讀書,不屑一顧。

在現實社會中,常常有這樣的現象:高學歷的人,給低學歷的老闆打工。一些寒窗苦讀十餘年的大學生,畢業後進入企業,才發現,老闆是高中生或者國中生。

也許,你會想到這樣的觀點: 讀書有什麼用?到頭來還是要屈服于金錢和利益。不讀書的人,早就看透了這一點。

我的一個朋友阿珍,本科畢業後,進入企業打工。老闆只有國中文化,每天看他的時候有一種莫名的優越感,似乎在說:「看吧,我讀書少,但是比你更聰明。」

阿珍一直沒有回應老闆,而是埋頭苦幹。三年後,阿珍混到了技術總監的位置。

公司高層聚會的時候,阿珍對老闆說:「我和你的關係,就是左膀右臂。你出錢,就像用手撐起責任一樣,我出智慧,就像用手打拼未來一樣。有一點不公平的就是——不管哪一樣東西出了問題,最後都是你的責任。」

老闆笑著走過來,握住阿珍的手。場面變得特別溫馨。

能夠讓一個打工人和老闆並肩的,是勇氣。 這份勇氣,是因為「他熬出頭了」,有機會表達自己的觀念,有與人交換利益的籌碼了。

現實卻告訴你,按照金錢、地位來劃分,人是有級別的。底層的人,想要站起來與人合作、抗衡,就得慢慢熬,等到了一定的高度的時候,人生就更有價值了,別人會對你刮目相待。

二、熬,其實是人生成熟的最關鍵的一步。

如果你在農村待過,就會發現這樣的事實:山裡的野果,非得要經歷過白霜之後,才會變甜。在此之前,都是苦澀的。

菜園裡的白菜,經過白霜之後,味道更美,並且可以存儲。楓樹的葉子,到了深秋,就會變得特別美麗,可以把整個山頭染紅。

一年分四季,人生也是如此。只有經歷了「寒冷」之後,才會真正成熟。在此之前,我們總以為,人生是快樂無限的,人心是溫暖如風的。

「籃球女孩」錢紅豔,在四歲的時候,遭遇了交通事故,因此失去了雙腿。爺爺把籃球從中間剪開,裡面放上棉花,並套在她的身下,再用手撐著木板,慢慢「走著」去上學。

現在,錢紅豔成為了一名殘障游泳運動員,人生一步一步走向頂峰。

找到人生的方向,敢于面對人生的傷疤,做自己命運的舵手。這就是經歷「白霜」之後的另一種人生。

所謂成熟,應該是這樣一句話 :「活下去,就是幸福,當我哭泣我沒有鞋子穿的時候,我發現有人卻沒有腳。」

三、多熬幾次,人生就真正坦然了。

小時候,家裡種了很多南瓜。

當南瓜苗剛剛長出來的時候,母親會把苗的主根掐斷。等南瓜苗長到一定長度的時候,又會掐斷苗的主芯。

母親說,南瓜主根掐斷了,才能向四周生長,根系更加發達,便于汲取養分;主芯掐斷了,才能有更多的苗,結更多的小南瓜。

熬一次,還不算數,多熬幾次,才是真正的贏了。

在《魯豫有約》節目裡,主持人問鄭鈞:「分別用一個詞來形容自己的作為:兒子,父親、音樂人、丈夫,這四種身份。」

顯然,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有了多重身份。不管哪一種身份,都要熬很久,否則就不能做到位。

「腹中天地寬,常有渡人船」,每熬過一次,就是把自己渡到未知的彼岸。造船的人,是你,撐船的人,還是你。看透了,就真正釋然了,連找人傾訴都是多餘的。

 結束語:

如果你讀過汪曾祺的散文,一定會被優美的文字感染。

「四方食事,不過一碗人間煙火。」

「全世界都是涼的,只我這裡一點是熱的。」

不管經歷了什麼,到頭來,還是要好好吃飯,要想辦法把心捂熱。

經過河水的反復沖洗,石頭就變成了鵝卵石;經過痛苦的磨礪,石頭就變成了珍珠;經過烈火的焚燒,石頭就變成了石灰......

只是一塊石頭而已,但是結局卻大不一樣。如果你什麼都不願意經歷,那麼你始終一成不變。即便是一塊墊腳石,也要經歷打磨和踩踏。

熬久一點,你會勇氣倍增。

堅持熬住,你會變得成熟。

多熬幾次,你會從容自由。

記住,「氣定則心定,心定則事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