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男3女科學家共處封閉倉一年,沒有隱私,出來後整個人麻木

圆圆 2021/03/17 檢舉 我要評論

美國NASA「毅力號」火星車已成功降落在火星表面,成為NASA第5個成功登陸的火星車。

它將用兩年時間搜尋遠古微生物跡象,分析火星地質和氣候,研究岩石和沉積物。

同時,毅力號還將發射一架微型直升機,驗證未來任務的科學技術,採集樣本返回地球,並執行其他太空任務。

毅力號的發射也表明了美國對於火星志在必得。

火星是人類前進的最佳第一步。火星有水,有碳,有大氣,有陽光,有礦物,有地熱,有合適的自轉,有可接受的重力,有接近地球的傾角,有相對穩定的溫度,很可能有曾經的生命。

這是一個可以居住的地方。

火星有廣袤的冰原,有遠古的河床,有三倍於珠穆朗瑪的奧林匹斯山,五倍於科羅拉多大峽谷的水手谷。

在很久以前,火星曾經是與地球相似的星球;它的溝壑縱橫中記錄了我們共同的過去。

自1969年阿波羅載人登月成功以來,火星就已經成為了人類的下一個目標。

在近地軌道上的躊躇幾十年後,人類以NASA為代表正準備踏上火星之旅。

美國載人火星登陸任務作為重頭戲將在2035年登場,通過SLS火箭,將一個兩人制的火星著陸器送到高火星軌道待機,結合一個生活艙用於補給,實現長達1000天的載人登火任務。

長達3年的太空漫遊,人類在登陸火星之後如何才能在環境惡劣的遙遠環境下共同生活和工作?

這也成為了美國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火星之旅模擬實驗

早在1973年,美國空間站「太空實驗室」(Skylab)進行84天的航太任務,宇航員們就一度宣佈罷工、拒絕與任務指揮中心聯繫。

他們抱怨工作強度過大,要求對排程適當放寬。而這一要求被駁回後,他們決定由自己掌握主動權,於是整天除了欣賞舷窗外的美景之外、幾乎什麼也不幹。

正因為有這個前車之鑒,所以美國建立了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擬棲息地,HI-SEAS坐落在夏威夷大島的莫納羅亞(Mauna Loa)火山上,無邊無際的紅色和黑色岩石讓人覺得自己正在火星上。

通過這個棲息地,確定在擴展執行火星任務和在火星上生活時,保持太空飛行機組人員快樂和健康所需的條件,對食物,機組動力,行為,角色和性能以及太空飛行的其他方面以及對火星本身的飛行任務的研究是主要重點。

這是一個直徑約 11 米、高度約為 6 米的封閉倉,幾乎和外界隔絕,而如果志願者想要離開屋頂,還必須穿上沉重的宇航服,並提供有限的氧氣。

這個封閉倉,傢俱設備完善,有六個小臥室(能放下小床和桌子)和一間浴室。

說到節能,這座圓頂屋完全依靠太陽能發電;若是陰天,固定式腳踏車發電機便派上用場。

一共有6名志願者參加了實驗,3男3女,他們需要在這個封閉艙內生活1年,他們分別是卡梅爾·約翰斯頓(美國),克利斯蒂安·海尼克(德國),席伊娜·吉福德(美國),安德列·斯圖爾特(美國/英國),賽普裡斯·凡爾賽(法國)和特裡斯坦·巴辛斯威特(美國)。

後備人員包括奧斯卡·馬修斯(Oscar Mathews)和黛比·李·威爾金森(Debbi-Lee Wilkinson)。

這些人的職業包括:指揮官,物理學家,天體生物學家,醫師,工程師,太空建築師和新聞記者。

三男三女在封閉倉的生活

在這封閉倉,資源十分有限,科學家們只能吃耐儲存的食物,如乳酪粉和金槍魚罐頭。

除了在封閉倉內自己種植的水果或蔬菜之外,他們無法獲取到其他新鮮水果或蔬菜。

其中水資源最為緊缺,除了外界兩個月一次的供給以外,實驗團隊必須依靠自己在收集水,並且處理污水來迴圈使用。

在這個封閉倉裡,幾乎沒有個人隱私空間,屋子的不同區域還安裝了一些感測器,每個成員也會隨身穿著一個口袋大小的小玩意來記錄之間的互動情況、例如聲音大小。

研究人員將通過攝像頭、人體運動跟蹤器和電子問卷調查的方式,瞭解參與者在漫長隔離生活中心理變化和精神壓力。

成員們還需要每週在廚房開一次會——那裡會有一個視訊作為會議記錄。

因為在先前的航太任務中不可避免地會發生機組人員之間的誤會,美國宇航局希望這樣的無隱私空間可以測試人類的相互作用以瞭解其如何在外太空工作。

這裡採用了高延遲通信系統,該系統在每種接收方式上都像火星一樣延遲20分鐘。

使用電子郵件和發給由Basecamp託管的任務專案網站的帖子,通訊完全是非同步的(即沒有即時對話)。

他們跟外界聯繫只有這一種方式,除此之外,平日裡許多理所當然的便利在實驗期間都會被剝奪,

所以在這1年裡,他們必須克服的挑戰包括計畫外的供水問題,供水系統故障和通信故障。

廚房旁邊的窺視孔是他們觀看外面世界的唯一方法。

這樣,參與者在心理上,會漸漸產生出似乎已經離開地球的感受。

為此,研究者還為志願者們提供了定制的虛擬實境遊戲,用來緩解他們因長時間隔離地球而帶來的孤獨感。

此次的封閉倉實驗將真實地觀察人在長時間太空旅行時候,在密閉空間中的心理變化,人類是否能夠應對孤獨、單調和多年被困在惡劣環境中的心理壓力。

當然真實的火星生存一定會面臨很多挑戰,因此研究人員也設計了很多突發事件來考驗他們的團隊凝聚力。

比如,突然告知這些志願者們,生存所在地將馬上遭遇致命輻射衝擊,這樣他們可能需要在穹頂之外利用冷卻的熔岩洞臨時充當庇護所;

此外,他們還會處理像停電或工具損壞等突發狀況。

此外,在這一階段的實驗中,他們還會模擬外太空環境進行一些藥物治療,比如治療流感或者骨折等。

目前研究人員已經開始對這次實驗收集來的資料跟此前幾次類比生存實驗資料做對比。

他們希望這些研究能幫助未來進入太空的宇航員們在遭遇類似問題時,有辦法儘快解決它。

封閉倉生活1年的感覺

在經歷了一年的孤獨、單調和擁擠的生活之後。他們統一的感覺就是在1年的時間裡,簡直是無聊得要命。

每天都在經受著漫長時間的煎熬,他們感覺整個人都麻木了,這種感覺會讓人變得極其敏感、情緒化。

十分渴望陽光、空氣和可口食物,「想要跳進海裡暢遊,享用新鮮食物」。

他們還聲稱在生存的這段時間沒有隱私。沒有人再願意走進這個封閉的空間繼續在呆上一年的時間。

未來這項封閉實驗還會繼續招募新人進行下去。直到為登陸火星做好充足的準備。

總結

人類登陸火星的一大挑戰是旅途耗時漫長、活動范圍狹小,人際衝突幾乎無法避免。而這可能直接影響火星旅行時團隊的表現。

在電影《火星救援》裡,馬特·達蒙飾演的科學家被留在了火星上,度過549天的漫長時光,為人類生活在火星的未來暢想開啟的一扇接近現實的大門

。此次項目就上演了現實版的《火星救援》。

但是和電影相比,我們現實中要面臨的挑戰,將會更加嚴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