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女人,福氣最深?

有句話說:

「一個女人的格局很重要,格局大了,生活就順了。」

格局小的女人,整日囿于煩惱瑣事,日子只會越過越糟心。

格局大的女人,選擇用智慧經營生活,才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歸根結底,女人的福氣,往往是自己選擇的結果。

格局越大,福氣越深。

格局大的女人,往事不糾纏,當下不辜負自己

看過這樣一個提問:「人生痛苦的根源是什麼?」

有個回答很有智慧:「忘不掉,放不下,輸不起。」

很多女人,一輩子都是被自己限制住的。

前塵往事一旦成為困住自己的牢房,所有未來都是無光的。

電影《天使愛美麗》中有一位貌美的房東太太,她的丈夫在一場空難中去世了。

隨後的數十年裡,她對著丈夫的遺像哀傷流淚,整日沉浸在悲傷中無法自拔。

外人都以為她是對丈夫情深意重,才會如此念念不忘。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丈夫因為移情別戀,才特意飛回來同她辦理離婚。

丈夫的背叛就像一根深插心房的倒刺,讓她在之後的無數個深夜裡備受折磨,一直無法走出陰影。

最大的內耗,莫過于執著于過去不放。

一味與過往糾纏,是過不好當下的。

一個人格局越大,越不會與過往糾纏。

就如同上海灘豪門的盛七小姐盛愛頤,在17歲情竇初開的年紀與英語老師宋子文一見鍾情。

然而盛母因宋家門第不高,極力反對這段感情,還藉故調離宋子文,強行讓兩人分離。

臨別時,盛愛頤把象徵著定情信物的金葉子贈與宋子文,並囑咐他:

「我會一直等你回來。」

她在最美好的年華裡,一腔孤勇地等了七年,最後沒有盼來愛人,只等到了辜負。

情願成殤,年華不再,所有人都以為她會不甘心。

然而她在大病一場後決定放手,永不糾纏。

之後宋子文想要再續前緣時,她也是冷漠的離開。

此後的時光裡,她始終保持著一種態度:不回顧、不接觸、不對話。

正因如此,她才能坦然進入下一段婚姻,創建了「遠東第一樂府」百樂門,至死都保持著大家閨秀的風范。

不糾纏看似是饒了別人,實則是放過自己。

越糾纏,越會浪費更多的時間,沉沒成本也越大,最後受傷的終究是自己。

曾經看過一句話:

「很多時候,我們必須接受這世界上突如其來的失去,灑了的牛奶,遺失的錢包,走散的愛人,斷掉的友情。

丟都丟了,就別再糾纏了,儘管有遺憾,但我們總要試著擁抱新的生活。」

歲月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行,好的壞的,都是風景。

一生太短,錯過的人就別再留戀,過去的事就讓它離去。

不糾纏,是一個女人最好的活法。

格局大的女人,大事不糊塗,小事不計較

世界上有兩種女人,註定過不好一生:

一種是遇到大事情,就著急忙慌,沒有主意的人;

另一種是稍有不合自己心意,就上綱上線,計較不清的人。

「人生若沒有高度,看到的都是問題;人生若沒有格局,糾結的全是雞毛蒜皮。」

真正大格局的女人,決不會為了小事斤斤計較,而是在有意義的大事上展現智慧。

就像三毛所說:

「少計較一些事,心裡在意糾結的事少了,人自然變得平靜,也更容易快樂。」

倘若我們把精力都消耗在瑣事上,就沒有時間提升自己。

吳健雄就是這樣一名智慧女性,她被稱為「東方居里夫人」,也是美國物理學會歷史上第一位女性會長。

1956年,楊振寧和李政道對當時科學界公認「宇稱守恆定律」的正確性有所懷疑,並大膽提出了「宇稱不守恆定律」的設想,卻缺少充足的實驗支撐。

由于實驗的難度和挑戰性太大,很多科學家都不願意浪費時間。楊、李二人為了驗證他們預言的正確性,最後求助于物理學家吳健雄。

吳健雄不辭辛苦,多次奔走于紐約和華盛頓的實驗室做實驗,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精神也處于高度緊張的狀態。

終于,吳健雄經歷了多次艱辛而複雜的實驗證實了楊、李的設想,這在當時的物理學界引起了巨大的轟動。

因為某些原因,她未能與楊振寧和李政道共同獲得「諾貝爾物理學獎」。

很多人說這個獎項裡至少有一半是吳健雄的功勞,她卻不計較名利:

「我從來沒有為了得獎,而去做研究工作。」

之後,她從未提起過此事,也沒有計較是非恩怨,而是和楊、李二人一直保持良好關係,繼續投身于下一項研究。

吳健雄懂得以大局為重,看著中國人在物理學研究上站住腳跟,那是國家的驕傲,她打心眼裡高興。

也正是因為如此的大格局,她幾乎囊括了除諾貝爾獎之外的物理學領域所有大獎。

2021年,美國郵政局發行了一張紀念物理學家吳健雄的永久郵票,得過此殊榮的物理學家僅有愛因斯坦、費米等寥寥幾人,這是全世界華人的驕傲。

大事不糊塗,需要有明辨是非的成熟心智;

小事不計較,需要有灑脫爽朗的開闊心胸。

一個活得好的女人,並不是從來沒有煩惱和瑣事,而是因為她:

遇大事能冷靜,逢小事會無視,著眼全域才能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這才是大格局的智慧女人。

格局大的女人,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壞的

知乎上有一個問題:「為什麼有的女人能所遇皆可愛,什麼樣的生活都能過成詩?」

最高贊的回答說:

「因為她們能享受最好的,也能承受最壞的。」

有一種女人,不管給她什麼樣的生活,都能過得風生水起。

張作霖的夫人張壽懿就是這樣的女性,她是私生子出身,小時候混跡于戲院,卻深受張作霖寵愛,成為大帥府的第一女掌門。

儘管張壽懿身世坎坷,長大後卻知書達理,做起事來英明果斷,也因此成為了張作霖的賢內助,還跟著他出席各種活動。

這是她人生最風光輝煌的時刻,張作霖一口一個「小五兒」親昵地叫著,特意在大帥府為她修建了一個二層小樓,還給她置辦了兩棟別墅。

她並沒有恃寵而驕,反而把家中人都接來新房,一家人相處和諧。

人的一生並非都是旖旎風光,總會夾雜著暴雨和風雪。

能享受最好的女人,往往在最壞的境遇中也能臨危不亂。

皇姑屯事件裡,張作霖專列被炸,當他氣絕身亡時,女眷們只顧尖聲哭叫,張府亂作一團。

丈夫死了,張壽懿自然也是傷心欲絕,但理智告訴她這個時候大帥府需要一個主心骨來穩定大局。

一旦讓日本人知道張作霖死了,他們的鐵蹄就一定會快速出兵佔領東北。

張壽懿強忍悲痛,先是鎮定自若地阻止家人的哭鬧,又在報刊上登出丈夫已經平安歸來的消息。

為了不讓人生疑,她散佈消息說大帥傷勢不重,每天都安排軍醫出入張府,讓下人正常送飯。

痛失夫君的張壽懿掩淚含笑,面對刁鑽記者的採訪,也絲毫沒有露出破綻,甚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和日本公使夫人周旋,還開香檳祝賀大帥逢凶化吉。

大帥府裡燈火通明,縈繞著淡淡的湯藥味,就連張府裡的人都覺得張作霖好像還活著。

這樣的一個女人,在最壞的境遇裡從容應對變局,硬撐到張學良回瀋陽,才正式為張作霖發喪,也因此避免了日軍趁機挑起戰端。

真正有大格局的女人,即便從風光無限的高處,跌落到暗無天日的谷底,也會爆發出不一樣的能量。

就像畢淑敏所說:

「好日子和壞日子是有一定比例的,真正大格局的女人能在人生的高處憑欄看風景,也能在低谷時蓄力奮發。」

得意時看淡,失意時看開,未來的日子才能無所畏懼。

人生之路總是有順風順水,也有顛沛流離,撥開烏雲和荊棘之後的淡然,才是真正的人生。

寧靜曾經在一個採訪中被問到:「你想重回20歲嗎?」

她自信大方地回答:

「我好不容易走了這麼多路,才有了現在這顆不被摧毀的心,我捨不得變年輕。」

真正見過世面的女人,總會有不一樣的氣質,溫和卻有力量,淡然卻有內涵。

她們在閱盡千帆之後,才修得一個成熟的世界觀,用更大的格局經營人生。

願你以後能修煉成大格局的女人:

能在緣來時珍惜感情,也會在緣去時一別兩寬。

能對弈烹茶談成大單,也會難得糊塗拋開瑣事。

能在星級餐廳滿斟淺酌,也吃得了路邊麻辣燙。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