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成功計謀:向劉備學做人,跟曹操學做事,發達指日可待

勵志人生

傳播正能量,這裏只分享最有力量的文字!陳小春帶你看勵志語錄,獲人生智慧;成功有捷徑,我全都告訴你。

職場計謀:向劉備學做人,跟曹操學做事

自古人心,都是貪婪的,但這個道理我們心裡明白就好,卻不能說出來。李宗吾說「 學厚黑學的人,私下得到實惠就行,卻不能光明正大的說出來」,還用了劉備和曹操舉例子,說曹操心黑,劉備臉厚。

曹操心黑天下皆知,在京劇裡白臉曹操就是奸角,用白臉表示陰險奸詐、善用心計。然而古人對劉備的評價就要高的多,仁厚忠義、有勇有謀,劉備在京劇中是以普通老生俊扮相,是素面,不化妝,在戲劇裡做為正面形象。

會做事: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

說到曹操,古人的評價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之所以被稱為梟雄是因為曹操「大行不顧細謹,大禮不辭小讓」,即曹操認為做大事不拘泥於小節,有大禮節不迴避小的責備。也就是說曹操認為只要成功,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事實上真實的曹操也的確如此,曹操的心黑的例子,比比皆是。

摸金校尉:這兩年盜墓小說、電影火了,大家對「摸金校尉」肯定也不會陌生,摸金校尉這個職位最早就是曹操設立的,漢代的陳琳《為袁紹檄豫州》就說了曹操為了籌備軍餉,所以設立摸金校尉一職,用於盜墓,曹操盜墓的主要對象就是漢墓,如著名的梁孝王墓。據史料記載,曹操用從墓葬裡盜得的寶物,養活了手下的軍隊3年。

那麼問題來了,陳琳的檄文可不可能是被袁紹逼迫寫的呢,有可能,但陳琳在袁紹失敗後,又歸附曹操集團。曹操曾經對陳琳在此文中揭露他祖上的行為表示不滿,對盜掘陵墓的批評卻似乎持默認態度,所以曹操也算是盜墓賊的鼻祖了。

為父報仇

《三國誌》記載,曹操的父親曹嵩躲避戰亂路過徐州,陶謙素來怨恨曹操,派遣騎兵掩殺曹嵩。也就是說劉備的恩師陶謙是曹操的殺父仇人。天下的仇恨莫大於殺父之仇,曹操自然要為父報仇,但這只是表面上的目的,曹操的真實目的是想擴張版圖,向東南擴展勢力,於是曹操攻打徐州,結果是陶謙雖然被打敗了,但陶謙卻固守城池了。理論上此時的曹操應該趁勝追擊,然而曹操卻鳴鼓收兵了,理由是糧草不足。由此可見縱然是報仇,曹操還是理性的報仇。有趣的是後來陶謙是病死的,病死前還扶植了曹操一生的宿敵——劉備。

對待降將

建安二年,曹操發兵討伐張繡,軍隊駐紮在淯水,張繡詐降,長子曹昂、侄子曹安民、猛將典韋戰死。曹操對張繡是殺子之恨。然而官渡之戰前夕,為了應對之後與袁紹的戰爭,曹操預作佈置,彼時張繡聽從謀士賈詡之計,投降曹操,曹操大喜,拜張繡為揚武將軍,解除了後顧之憂。

殺父之仇未報,可以說是陶謙老奸巨猾,而殺子之恨,曹操總要報了吧,而且張繡就在自己手下,然而曹操不但沒殺,反而讓其加官進爵。對比劉備為義弟報仇,被陸遜火燒連營的慘烈,曹操做事永遠是理性的,雖然曹操未能報殺父之仇,殺子之仇,但他的行為使得天下終歸曹魏,而劉備的一時衝動的結果卻是「白帝城託孤」。

可以說曹操的成功是為了成功不擇手段,而曹操的失敗並非因為不能嚴於律己,亂世三國,有幾個人能真正屁股乾淨的,怪就怪曹操總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大事不糊塗,小事犯迷糊。曹操雖然英雄一世卻逃不過萬世罵名,就因為不拘小節,隨口來了一句「寧我負天下人,不可教天下人負我」的名句。曹操說出「這句話時,也已經註定了他在中國曆史上不可能擁有一個好名聲。

而另一位就聰明多了。

會做人: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

三國時期,說到曹操一生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應該是劉備了。那另一位孫權呢?曹操曾嘆道:「生子當如孫仲謀!」在曹操眼裡孫權是後輩,雖然傑出,但還是後輩。「青梅煮酒」時曹操所言「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可見在曹操眼裡劉備的分量。陳壽評論劉備的才幹不及曹操,但其弘毅寬厚,知人待士,百折不撓,終成帝業。劉備自己說自己成功的原因是「每與操反,事乃成爾」,就是說自己就是要和曹操做的不一樣,才能在逐鹿中原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在天下英雄中能有所成就。 曹操是個做事的高手,而劉備是個做人的高手

禪讓徐州牧

曹操以父報仇為名發兵攻徐州。於是陶謙向孔融求救,孔融又請劉備來救。劉備帶兵初戰打敗曹操緩解徐州危機。陶謙便想將徐州讓與劉備,劉備推辭再三並寫信給曹操希望他退兵,由於呂布威脅曹操後方,曹操便給了劉備順水人情,退兵而去,這是第一讓。

然後陶謙再讓徐州,劉備認為說著因為朋友之義才來,拒不接受但答應駐守徐州附近,這是第二讓。後陶謙病重,再次請劉備執掌徐州,劉備又辭,陶謙死不瞑目,這是第三讓。後來劉備在徐州百姓擁戴下才做了徐州牧。

一個徐州牧讓劉備連讓三次,有人說劉備是品德好,錯!因為徐州遲早是劉備的,劉備需要下一盤棋,告訴世人:這徐州不是我搶的,是人家非要給我的,是老百姓擁戴我,其實這就是「禪讓的」老把戲。但這麼做的好處是,劉備重情重義的名聲傳遍了天下。如果真若如此,後來劉備為什麼老是佔著荊州不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