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賢後」劉娥:真正厲害的女人,往往都不動聲色,「深藏不露」

 

選擇大於努力,人生找對方向更重要,橘子在這裏陪你感悟勵誌人生~

 

有宋一代,曾出現了這樣一位女子:

她出身寒微,幼年喪父,卻從流浪女一步步逆襲成「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皇后;

她撫育幼主,垂簾聽政,將逐漸步入正軌的大宋江山推上了「群星璀璨」的頂峰;

她是身穿龍袍卻未曾稱帝的「無冕之王」,是慈禧太后狂熱崇拜的「夢中偶像」。

她「有呂武之才,而無呂武之惡」,在其努力下,大宋王朝「內外肅然,紀綱具舉,天下晏然」。

沒錯,她就是最近在熱播劇《大宋宮詞》中出盡風頭的女主角、北宋第三任皇帝宋真宗最愛的女人——章獻皇后劉娥。

在正史中,劉娥雖有過錯,卻不失為「一代賢後」;

但在民間傳說中,她卻成了一個狹隘妒忌、殘害忠良,甚至企圖謀奪大宋江山的「一代奸妃」。

為何世人對她的評價截然相反呢?她充滿傳奇色彩的一生,究竟藏著怎樣的玄機?

麻雀變鳳凰

據《宋史》記載,劉娥本是將門之後,只可惜家道中落。

她尚在繈褓中時,其父便已去世,一家人只好搬至四川,去投奔她的外祖父。

正如網上戲言「如果衣食無憂,誰願意滿身才華呢?」寄人籬下的劉娥為了討生活,不得不從小學習一些謀生技藝。

劉娥從小就「善播鞀」,也就是一邊撥搖小鼓,一邊唱曲兒,其實就是「行走江湖,賣藝為生」,這倒和《還珠格格》中的小燕子成同道中人了。

後來,她結識了一個叫做「龔美」的銀匠,並跟隨龔美到東京汴梁謀生。

對於龔美與劉娥的關係,從正史上我們無從得知。

但在南宋李燾的《續資治通鑒長編》中,卻有這樣的記載:「劉氏始嫁蜀人龔美,美攜以入京,既而家貧,欲更嫁之。」

原來,劉娥先是嫁給了龔美,然後跟隨丈夫到京城謀生。

等到了京城後,龔美發現京師的生意更難做,養活自己都成問題,更別提還要多一張嘴吃飯了。

於是,龔美便想讓劉娥改嫁。

恰好當時的襄王聽說蜀中盛產美女,很是神往,於是便對左右說:「蜀婦人多材慧,吾欲求之。」

世間之事,往往就這樣巧。

當時的王府屬官不知從哪裡得知「蜀人龔美欲嫁其妻」的消息,便將這個事情告訴給了襄王。

正是「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雙方一拍即合。自此,劉娥搖身一變,從行走江湖的賣藝女,成了襄王最寵愛的侍妾。

這年她15歲。

看到這,我們的腦海中便會浮現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皇帝們總是對從民間選來的美女格外寵愛呢?」

其實這其中大有學問。

在知性美女充斥的後宮中,具有「野性」的民間女子別有一番風情。

這種感覺就像是《延禧攻略》中的女主角魏瓔珞,她之所以會被乾隆寵愛,最大原因就是她真實而炫酷。

可見,劉娥也該是一位「真實而炫酷」的美人,所以才會得到襄王的專寵。

然而,一介庶女怎能配得上皇家呢?更何況此時的襄王並非尋常王爺,而是被老皇帝宋太宗寄予厚望的理想接班人。

一方面擔心兒子耽溺聲色、不能自拔,一方面因為劉娥身份卑微、有辱皇家顏面,於是宋太宗一紙聖諭,將其逐出王宮。

人生如浮萍,聚散總無期。剛剛成為「王妃」的劉娥,第一次深切感受到權力給予的痛。

幸好這襄王用情至深,並沒有因為父皇的反對而放棄心中所愛,而是上演了一出「金屋藏嬌」的戲碼,將劉娥暫時藏于心腹的家中,這一藏便是15年。

「狸貓換太子」

西元997年,已經被「雪藏」了15年的劉娥終於迎來了人生轉機。

老皇帝駕崩,襄王繼位,她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地進宮了!

但當她喜滋滋地進宮後,才發現事情並沒有自己想的那樣簡單。

雖然深愛著自己的那個男人成了皇帝,但後宮中已經有了郭皇后和其他一眾嬪妃,而自己身份低微,恐怕連名分都撈不著。

劉娥深知自己勢單力薄,所以入宮後她不與別人爭寵,不與別人為敵,一直笑臉待人,暗中拉攏人心。

在其入宮後的第七年,即西元1004年,史書上終於再一次出現了劉娥的身影——「以後宮劉氏為美人、楊氏為才人」。

三年後,隨著郭皇后的離去,劉娥再一次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原來宋真宗欲立劉娥為後,但遭到了以宰相寇准為首的一干大臣的阻撓。

理由不外乎有二:一是「劉娥出身微賤,不可以為一國之母」;二是她未能誕育皇嗣。

面對眾人的反對,劉娥多麼希望丈夫能用手中的權力為她出頭,只可惜她再一次失望了。

在宋朝,皇帝與士大夫共治天下,文臣的地位相當之高,即便身為皇帝也不能忽視眾臣的反對而自行其是。

面對眾臣反對,宋真宗選擇了妥協,劉娥也只能暫居德妃之位,而這件事也為日後劉娥與寇准的爭鬥埋下了伏筆。

沒有子嗣,就去生育子嗣,不能生育子嗣,那就只有「偷樑換柱」了。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宋真宗寵倖了劉娥的侍女李氏,李氏很快便為宋真宗生下了一位皇子,即後來的宋仁宗。

這現成的孩子,何不占為己有?

劉娥先是封鎖了「李氏生子」的消息,接著又派親信將還在繈褓中的孩子收為己子,最後對外宣稱是「自己產子」。

對於劉娥的一系列操作,宋真宗其實也參與其中,因為只有這樣,自己心愛的女人才能名正言順地登上皇后的寶座。

「狸貓換太子」的歷史真相遠沒有民間傳說精彩,狸貓是不存在的,存在的不過是權力的遊戲而已。

牝雞不司晨

成為皇后的劉娥開始迎來了自己的政治生涯。

事實證明,劉娥並非只是一隻每日養尊處優的金絲雀,她研讀經書,通曉史實,朝廷政事,能記始末。

當宋真宗退朝後,閱覽奏章多至深夜,劉娥總是陪伴左右,參與政事處理,幾乎成了丈夫的左膀右臂。

宋真宗這個人和唐高宗很相似,同樣的身體不好、性情柔弱,同樣有個了不得的老婆,最要命的是:他們死前都賦予了老婆絕對大的權力!

宋真宗在遺詔中說道:「尊皇后為皇太后,軍國大事權取皇太后處置」。

這一授權,無疑將劉娥推上了政治權力的頂峰,小皇帝不過十二歲的娃娃,這天下還不是劉娥說的算嗎?

在當時的很多老臣看來,劉娥是皇帝親政路上的最大障礙,但對於大宋而言,她才是這權力過渡時期的「定海神針」!

在治國方面,她興修水利,發行紙幣——交子。

並下旨在成都設立「益州交子務」,由京朝官擔任監官,「置抄紙院,以革偽造之弊」,嚴格掌控印製過程,為「仁宗盛世」的到來奠定了堅實的經濟基礎。

在理政方面,她徹底終結了擾動大宋王朝長達14年的「天書運動」。

當年宋真宗聽信宰相王欽若的建議,力圖借助假造符瑞昭示天命,粉飾太平。

宋真宗帶頭故作玄虛、忽悠自己,北宋舉國上下掀起了一股 「爭言祥瑞」的熱潮,不斷有阿諛奉承之徒向他 「奏祥瑞,獻讚頌」。

宋真宗沉醉在謊言之中,先後多次天書封禪,以致「國庫蓄藏,稍已空盡」。

劉娥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所以等宋真宗駕崩後,便下令將「天書」隨同真宗一起下葬,徹底結束了這勞民傷財的「迷惑行為」。

從劉娥身上,我們看到了武則天的影子,其實她與武則天之間不過差了一個「帝號」。

當時就有一名叫程琳的人向劉娥進獻了一幅《武后臨朝圖》,勸她效仿武則天之事。

但劉娥卻當場將這幅圖撕得粉碎,並義正詞嚴道:「不作此負祖宗之事!」

話雖如此,可她心中多少還是有些遺憾的。

所以,她在重病之際不顧大臣反對,堅持身穿帝王袞服去祭拜先祖,這也算是彌補了自己一生未稱帝的遺憾。

其實,劉娥的一生比電視劇演繹得還要傳奇。

從打鼓賣藝的女子,到大權獨攬的國母,她實現了一次華麗的逆襲。

就連一向保守固執的司馬光也贊她:「保護聖躬,綱紀四方,進賢退奸,鎮撫中外,于趙氏實有大功。」

多情誰似南山月,特地暮雲開。

劉娥雖身在宮中,卻不被那宮牆所困,在一個男權世界裡,活出了一個女子本來的模樣。

她為前人守住了一個繁花似錦的時代,也為後人留下了一個群星璀璨的時代,至於帝皇虛名,不過浮雲而已。

與君共勉。

我是橘子,一個用文字溫暖你人生的路人。

不愛講道理,只會說故事。

也許你當我是過客,但是你來過,你就是我的朋友。

朋友加油吧,人生還長,請繼續向前走。

本文到這裡就結束啦,歡迎留下你想說的話,我與你同行。

 
励志人生

橘子就在這裏,與你分享,勵誌故事,經典語錄~ 

我一直在,希望你也一直不要離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