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歲劉雪華「獨居」10年,24小時開著電視,她的背後,藏著一億人的痛: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

劉雪華還可以有保姆照顧,而大部分老人,尤其是獨居老人,面臨的困境遠超我們想象。

這個時代發展太快,而獨居老人們跟不上現代科技的發展,身邊還沒有人教,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時代拋棄。

講幾個真實的新聞吧。

2018年春運,有一位58歲的阿貝,跑了6趟上海火車站,也沒買到回安徽老家的票。

工作人員讓他上網去看後面幾天的車票,他根本不懂。

後來工作人員又建議他買其他車次,或者買長途汽車票,他好像也沒聽懂,表示不行。

情急之下,阿貝當場下跪。

他說,自己一個人在上海做綠化,女兒一家都在外地。

他不願意麻煩女兒,想著自己在車站買了票,就背包回家。

沒想到,這票卻怎麼也買不成了。

給了年輕人巨大便利的互聯網,對老人來說,卻成了生活的巨大障礙。

2019年8月,深圳一對老人去看牙,因為不會網上掛號,連續3天都沒有排到號,又心急又牙痛,當場痛哭。

還有廣州一位80多歲的奶奶,揣著一遝錢跑去營業廳繳費,結果工作人員「拒收現金」,讓她焦急萬分。

去年8月,遼寧大連。

一個老人進捷運站時,工作人員請他出示健康碼。

可老人根本不懂什麼是健康碼,反復問「什麼東西?誰給我?」

而工作人員又嚴守制度,一直讓老人戴好口罩,出示健康碼才能乘車。

爭執中,老人越來越激動,惱了:「你這孩子無理取鬧!」

最後,安保把老人拉到一邊,還是要他出示健康碼,否則就要報警。

老人也很著急:「你要幹什麼?你說清楚。」

解釋了半天,還是雞同鴨講,工作人員沒看到健康碼,老人也沒搞懂怎麼樣才能坐車……

這樣的事,這兩年特別多。

我常常想,這一屆老人,可能是史上最難的老人。

你看,100年以前的人,他們從出生到衰老,生活變化其實並不大。

無非都是種地、砍柴、燒火、養雞。

一個人到了70歲,可能還是住在17歲時住的村子,做著17歲時做的勞動。

但現在的老人就完全不同了。

他們出生時,家裡可能連電燈都沒有,還過著簡單落後的農耕生活。

而隨後這幾十年,各種新鮮科技不斷湧進他們的生活:收音機、電視、冰箱、空調、電腦、智慧手機、高鐵、外賣、千奇百怪的App……

年輕時他們還跟得上,但是越往後,科技發展越快,他們就跟得越吃力。

到現在,基本都被時代甩在後面了。

他們也覺得不便,也很想跟上節奏,可是已經很難做到了。

03

當然,除了不便,獨居老人更面臨著各種危險。

節目裡,劉雪華講起獨居生活時說:「最怕的是萬一出什麼意外,根本沒人會知道。」

這擔憂非常現實。

生活中,發生過太多這樣的悲劇了。

去年8月,一個安徽的獨居爺爺,不小心在陽臺上摔倒了,動彈不得。

沒辦法,他只能伸手夠住陽臺上的一個盆,不停地敲,希望有人聽到他的呼救。

炎炎夏日,他光著上身在陽臺上躺了4天4夜,才終于被鄰居聽到,救了他一命。

這漫長的4個日夜,他心裡的淒苦和絕望,可想而知。

還有。

去年,瀋陽的一位獨居老人家中起火。

腿腳不便的老人被困在陽臺,披著一塊布蹲坐一角,一直向樓下喊救命。

可是,等消防車滅掉火,老人已經不幸身亡。

老年人是一個龐大的群體,可是因為他們年紀大,沒有那麼活躍,所以不太被人關注。

他們的孤獨,他們的不便,他們面臨的風險,都被有意無意地被忽略了。

這很不應該。

但這也是個永恆的難題。

古今中外,真正做到「晚年幸福」的老人,都是少數。

當然,我們總是可以做一點什麼。

年輕人往往缺錢,老年人又渴望陪伴。

如果漂泊在外的年輕人,能以較低或免費的房租,和城市裡獨居的老人做伴,這倒是個兩全其美的選擇。

年輕人省了租房的錢,老年人的家裡,也多了生機。

雙方也可以互相學習,互相照應。

和年輕人共居了21天的劉雪華,說這段經歷非常「酷」。

她向年輕人學到了新東西,也被她們的朝氣所感染。

而這些年輕人,除了省下房租,也在異鄉有了家的感覺,不再擔心孤身一人。

社會應該多一些這樣的探索和嘗試,幫老人想一想,還有沒有更好的生活方式。

老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了,他們可能連回一個短信都不會,很難再有什麼新奇創舉,所以這是我們未老的人的責任。

想想,如果是我們的父母,在公車上因為不會用手機而被「圍攻」,或者在家裡摔倒,幾天都沒人發現,我們是何感想。

《光明日報》說得好:

「老年人過得體面,生活得便捷,是社會正義的一部分。」

因為我們家裡都有老人。

我們每個人,也都會變老。

沒有一個人,應該孤獨悲慘地老去。

點亮「贊」,願每位老人,都活得幸福體面。

10個人關注我,9個成爲富人;給你的人生一點感悟,教你如何努力獲得最大的成果,每天進步一點點,成功就會更近一點。點贊關注@命中注定的缘分,橘子與你一起體會百味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