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不願提起的姐姐,因為她,我的婚事黃了3次;我結婚了,她卻去世了

勵志人生

傳播正能量,這裡只分享最有力量的文字!帶你看勵志語錄,獲人生智慧;成功有捷徑,我全都告訴你。想要了解更多勵志故,那就快來關注@命中注定的缘分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所有的人一出生就是含著金鑰匙長大的,有的人可能是悲劇的開始,我們無法左右如何降生在這個世界,但是我們可以活得精彩。

今天小編要給大家講的真實案例是兩個姐妹的故事,妹妹因為姐姐而降生,這個姐姐不一般,姐妹倆的故事就像樹的根與葉,姐姐是根,無法走出家門,妹妹是葉,想要長得更高,替姐姐看看這個世界。真的很感人,故事很長,但值得你看下去。

我有個姐姐。

讀書的時候,我很少和同學朋友提她。

然而每天放學,她都會坐在樓梯口等我。

看見我,就會露出笑臉,牽我的手,拉我的衣服。

只是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像個小嬰孩一樣發出咿咿呀呀的呢喃。

是的,這就是我不願提起她的原因。

雖然姐姐比我大3歲,但一場醫療事故,讓她的智力永遠停在了一歲。

姐姐生在1987年,因為屬兔,家裡人都喜歡叫她小兔。

姐姐出生的時候,正是中午,趕上醫生換班,一個新手助產士給我媽接的生。

由于手法不對,按到了姐姐的後腦勺。

就這麼一個錯誤的操作,讓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姐姐,從此失去了健康長大的機會。

因為那個位置離脖頸太近了,傷到了神經。

後來,爸媽帶著姐姐跑遍了全國各大醫院,可最終都無法挽救。

有個醫生很直白地說,別費力了,你女兒這種情況活不過8歲的。

我媽當場崩潰了。

可姐姐就像個小小的奇跡,艱難,卻很努力地長大了。

我家在浙江台州的一個小縣城。

爸媽都是公務員。我爸浙大畢業,在當年是非常厲害了。他工作之後備受重用。

1990年,爸媽在確定姐姐沒法治癒後,又生了我。

那正是計劃生育最嚴的年代。

要不是因為姐姐的意外殘障,也就不會有我出場的機會。

但小時候,我並不理解這種命運的因果關係。

從有記憶開始,家裡所有的事,都不可避免地和姐姐綁在一起。

一些細微末節的怨氣,悄悄地在我心裡積攢起來。

不過,最讓我難堪的,還是外人對我家的窺伺與嘲笑。

總會有好事人問我,你姐為什麼傻啊?

其實,他們並不在乎我姐到底有多艱難,也不在乎這些問題會給我帶來多少傷害,他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上了國中,家裡照顧姐姐的婆婆,因為年紀大了,「辭職」回老家了。

我媽不放心把姐姐交給不托底的陌生人,早早內退留在了家裡。這個家就更被我姐拴死了。

寒暑假,好朋友的父母都會帶著他們去旅行,看看名勝古跡,大好河山。

而我家呢,連一起出門吃個飯都是不容易的。我印象裡,姐姐10歲以後就沒出過門了。在外面餵飯、走路都很不方便。

如果我和爸媽出門,下午就要開始準備,喂好姐姐,才能出門。最多3個小時就要往回趕。

不懂事的年紀,我曾哭著問我媽,為什麼我要有姐姐啊?

我媽默默坐著,只有眼淚相伴。

她要怎麼和我解釋呢?

不是為什麼要有姐姐,而是命運為什麼這麼不公平,讓一個原本健健康康的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正常長大的機會。

儘管,我對姐姐一肚子怨氣,但她卻特別喜歡我。

可能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吧。

都說她智力不足2歲,不通人事。

可她認得出我。每天我放學的時候,她都會坐在門前的臺階上等著我。

看到我的時候,會露出憨憨甜甜的笑。

如果我在家,姐姐就不肯讓我媽餵飯了,只有我接過碗筷,她才會安靜下來,大口大口地吃。

我媽半個小時喂不完,我5分鐘就能搞定。

其實,不只是吃飯。

姐姐做什麼都喜歡粘著我。

洗澡喜歡讓我幫她洗,睡覺喜歡鑽進我的被窩。她最愛的遊戲,就是讓我拉著她的手在家裡溜圈。

從客廳走到臥室,從臥室走回客廳。

來來回回,一條路線,她永遠樂此不疲。

就像她困死不前的人生。

我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懂得心疼姐姐了。

隨著一天天長大,我的世界越來越豐富。而姐姐始終蜷縮在這個小小的家裡,做那只不會說話的小兔子。

她能感知到的最大樂趣,就是坐在電視前聽聽音樂,或是坐在窗子前,聽窗外車子經過的聲響。

我所有的怨念,在她封閉的人生面前,不值一提。

高二,我的成績有段時間下滑得很厲害。

心理壓力大得不得了。

一次小考,成績排名突破歷史新低,心裡極度受挫。

記得那天吃完晚飯,媽媽洗碗去了,我坐在沙發上,又煩又喪。

姐姐坐在我身邊,傻傻地看著電視。

我無力地靠在她身上。姐姐好像知道我想依靠似的,用力地挺直了背。

就這樣我趴在她身上半個多小時,煩躁的心情平靜了很多。

和姐姐的人生比起來,我沒有任何喪的權利。

自從那天之後,我的成績很快追上來了。

我一直都覺得是姐姐給我的力量。

說起來,我就是借了姐姐的光才來到這個世界吧。

她是我這輩子的福星。

後來,任何考試前,我都會去她背上趴一會兒,心裡再大的壓力都會降下來。

這成了我和她之間小小的儀式。

第二年大學聯考,清楚地記得作文的題目是「綠葉對根的情意」。

我當時腦海裡就閃過了姐姐的樣子,我寫了我們。

我是因她而來的。

她是我的根,我是她的葉。她離不開家這塊土壤了,我要替她站得更高,去看看藍天,去看看世界。

考試之後,看網上各種分析,感覺自己好像離題萬里。

沒想到成績出來,我的語文竟然是全班最高分。

我想,這是姐姐分給我的幸運吧。

我大學考去了上海。畢業,留滬實習。

我內心是想留在上海的。但我爸堅持要我回去考公務員。

我爸這個人,非常強勢、老派、傳統。可能是一把手當久了,習慣了說一不二。

我本來想應付他,裸考一下。

沒想到竟然考上了。

我爸很高興。在他眼裡,就希望我的一生像他一樣,上班、結婚,手捧金飯碗。

可問題是,有姐姐在,我想嫁人,就沒那麼容易了。

只要稍微瞭解一下我家的情況,都會想到一個問題——你爸媽老了以後,誰管你姐呀?

大家都是萍水相逢,誰也不想娶一個老婆,附贈一個包袱。

我就這樣來到了25歲。

爸媽開始急了,不停地給我安排相親。

但姐姐的存在,讓我又自卑,又矛盾。我不想欺騙他們,可一見面就和陌生人說自己的家事,很尷尬。

慢慢地,我相親相出了名,單位裡開始傳我的謠言了。

最簡單的,是買一送一。

說娶我,就要把我姐接回家。

還有說我姐是遺傳病,我要是生孩子,也可能像我姐。

更過分的,不想提了。只能說,有些人真適合在陰溝裡狂歡。

這導致我越來越抗拒相親。所謂的婚事,黃了一次又一次。

而我越排斥,我爸就越著急。

因為很多人都是通過他給我介紹的,見完面後,對方和中間人都說我太高冷了。

我爸覺得,我是故意和他對著幹。

從此,家裡再無寧日。

我媽說,你爸是關心你。

也許,是吧。

但他關心的方式,我承受不起。

我們幾乎每次談話,都以吵架收場。

其實,我們心裡都清楚,問題真正的癥結在哪裡。

但我們誰也不想提,不敢提。

那一年,姐姐快要30歲了。

可她仍然像只懵懂無知的小兔子,察覺不出這個世界的惡意。

我和爸爸吵得天翻地覆,她也只是坐在窗前看風景。

天氣暖暖的,陽光涓滴不遺地照進她心裡,沒有陰影。

然而我沒想到,前方還有更難的路在等著我。

2017年9月,我家的噩夢開始了。

晚上9點多,我爸突然摔倒,手腳不能動了。

還好我家離醫院近,我和媽媽合力把我爸送去了醫院。

他是中風導致的腦梗死,進去就下了病危通知書。我媽簽了很多字,簽得面如死灰。

淩晨兩點多,我媽把我拉出急診室。

她握著我的手和我說,對不起了,孩子,這下爸爸媽媽真的要拖累你了。我要在醫院陪你爸,姐姐只能靠你照顧了。

說完,她「哇」的一聲哭出來。而我早已淚流滿面。

我知道,我們家要變天了。

那段時間,我媽日夜都在醫院陪護。

我每天一下班就往家裡趕,帶姐姐上廁所,燒飯餵飯。洗完碗筷,去醫院看爸爸。回來再給姐姐洗澡,安排她睡覺,然後洗衣服幹家務。

所有的同事朋友邀約都被我拒絕。

因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身體極度疲累,內心在絕望中,冰涼麻木。

我好擔心我爸,也好想我媽。

多少個晚上,躺在床上哭得停不下來,可翻個身,卻看見姐姐在對我傻傻地笑。

我輕輕撫摸她胖胖的臉,她便伸出手,也來輕輕地撫摸我。

忽然,我想到了很久很久以後。

也許這一生,只有姐姐可以永遠陪著我吧。

我爸在醫院裡,整整躺了4個月。

命救回來了,但他的一隻手和一隻腳都不能動了。

臨近春節的時候,我爸出了院。

他回家後的第三天,我和媽媽去外面採買年貨。我拉著我媽的手,靠在她肩膀上撒嬌。

我說,我終于又有媽媽了。

我媽也紅了眼圈,抱抱我說,這幾個月辛苦你了,把姐姐照顧得太好了。謝謝你寶貝!

我忍不住在大馬路上哭了。

心裡各種滋味都在那一刻湧出來,怎麼都壓不住。

不只是委屈,還有恐懼和迷茫,就好像我和姐姐做了4個月相依為命的孤兒,忽然又有家了。

那時候,以為難熬的日子終于過去了。

沒想到,其實只是開始。

當生活回歸正常,我的婚姻問題又成了大事。

而且這一次,不只有姐姐,還多了半身不遂的爸爸。

單位裡的謠言,已經不是娶一送一了,變成了娶一送二,于是更沒人敢和我談戀愛了。

我爸手腳不便後,本來脾氣不太好的他變得格外暴躁,對相親的事也更加焦慮。

他發動身邊所有親戚朋友給我介紹物件,不論什麼人品條件都逼我去見面。

我的排斥,他的憤怒,讓家裡充滿了易燃易爆炸的氣息。

幾個月下來,我抑鬱了。心裡不會感知愉悅,只有一片灰暗。

我不和我爸吵架了。他安排的相親我都去。只是不再和人主動說話了,連回應都很簡短。

每天下班回來,我就和姐姐坐著。

她不會說話,我不必回答。

家裡靜得可怕。

終于有一天,我媽受不了了。她找我談話,讓我不要再這樣壓抑自己。她說,你再這樣下去會生病的。

我說,沒事,生病我也會相親的,你讓我爸別擔心了。

我媽突然就哭了。她說,你不要誤解你爸。以前他覺得能為你在外面遮風擋雨,但是現在他自己也成了你的負擔。他害怕你的人生被他和你姐毀了。他這麼急,是因為愛你啊。

我看著痛哭的媽媽,冰封的心,漸漸化了。

我是從那時開始,試著去理解我爸的。

他一直是個驕傲的人。從貧窮的農村考上大學。

他要強。不論在學校,還是單位,都要做到最好。

可我姐成了他不可彌補的軟肋。

我爸患病前,竭盡所能不想讓姐姐的問題波及到我身上。可沒想到,如今他自己也成了我的負擔。

我媽說,他是關心則亂。

但我覺得不是。

他只是感到無能為力,就像當年,他帶著我姐跑遍全國各大醫院之後的那種無力。

他怕自己挽救不了寶貝女兒的人生。

他的一個女兒已經毀了,他怕另一個也得不到幸福。

可是,我想說,爸爸,你還記得當年那個醫生對你說什麼嗎?

他說姐姐活不過8歲的。

如今,姐姐已經30多歲了。

你的大女兒是一個奇跡。

請相信,你的小女兒,也會有這樣的福氣。

我開始自救,找事情讓自己振作起來。

我參加了職稱考試。每天早晨6點就到單位看書,晚上10點後再回家。

我爸依然給我安排相親。我心態變了,看待問題的感覺也變了。

我把相親,就當成擴大交友圈子。

我和我媽說,你和我爸不要覺得我以後會無依無靠。我有工作,有收入,也有能力去照顧好你們和姐姐。

說白了,我對結婚這件事,死心了。

不過,就像我說的,姐姐是奇跡,我也會沾她的福氣。

就在我把相親當娛樂的日子裡,我遇到莫梓峰。

那是2019年了。見了幾次面後,彼此感覺良好。但越是感覺良好,我越是害怕。

我鼓足勇氣和他說了家裡的情況。

結果那天晚上,他發來一條資訊,說,第一次見你就很喜歡你。我知道你姐姐的事,和我爸媽也說過。他們說一切隨我,請你不要有負擔。有機會我也想拜訪一下你父母,感謝他們把你養育得這麼好!可以嗎?

短短幾句話,讓我呆呆地看了好幾分鐘。

他居然知道我在想什麼,怕什麼。

封死的心牆突然裂開了縫隙。有些東西生出芽,開出花。

2020年,我和莫梓峰結了婚。

婚後第一個月,我就懷孕了,順利地生下了寶寶。

小生命的到來給我們家帶來了巨大的喜悅。

特別是我姐,雖然她什麼都不懂,但每次看到我兒子,都會格外開心。

她會小心翼翼地撫摸他的小臉,兩個人會對著發出咿咿呀呀的叫聲,好像在說著我們誰也聽不懂的語言。

都說我姐不通人事,可我覺得,她用自己的方式,幫我挑選了幸福。

只是,快樂總是特別短暫啊。

當我們所有人都沉浸在快樂中的時候,姐姐卻要用完她的運氣了。

我回娘家幫姐姐洗澡的時候,發現她變懶了,總是不想動。

慢慢地,她連獨自走路都變得吃力了。

到了今年年初,姐姐突然摔了一跤,就再也站不起來了。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日漸消瘦。

她的身上開始出現一片片紫斑瘀血,醫生開了含有激素的藥。

起初還有效果,可漸漸失去了作用。

醫生說,她能活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你們家屬要做好思想準備啊。

媽媽聽著,不停地抹眼淚。我想安慰她,卻難過得張不開口。

自己做了母親,才更加理解我媽的心痛和心酸。

這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啊,每一寸都連著血脈。

最後幾個月,我心痛到不敢去回憶。

姐姐就像一隻被時間風化的娃娃,身上裂開許多的傷口。

我媽每天都要花兩三個小時給她處理包紮傷口,越包越多。

姐姐脆薄的皮膚,就像媽媽的心一樣,徹底破碎了。

一天早晨,我起床後抱著我兒子去樓上看姐姐,教他叫姨媽。姐姐安靜地躺著,好像睡著了。

我在被子下,牽她的手說,姐姐,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起來呀。

突然,她開始大口喘氣,接著嗚咽起來,大滴的淚水從眼角湧出來。

我媽趕來了,幫她順氣,說,媽媽知道你不舒服,媽媽幫你。

從沒見過我媽這麼冷靜。眼中全是淚水,卻鎮定地讓我帶孩子下樓,口吻不容質疑。

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渾身的熱氣都仿佛被抽離了。

我跌跌撞撞地把孩子抱下樓,坐在沙發上發呆。

腦子裡一片空白,只知道眼淚浸透了前襟。

不知過了多久,我媽走下樓,臉色灰白地和我說,你去看看姐姐吧。

那是我和姐姐最後的時光。

她安靜下來了,安靜得沒有一絲生息。

我蹲在她面前,摸她的臉頰,微涼微涼的。

我難過極了,輕聲叫她,姐姐,姐姐……

我好想她能像從前一樣,發現我來了,傻乎乎地坐起來,對我笑。

可是沒有。

她只是靜靜地躺著,一動不動。

我知道,我馬上就要失去她了。

那個從小陪我一起長大,喜歡粘著我,愛著我,給我運氣與福氣的姐姐,要走了。

我吻了她的臉頰,幫她把額前的亂髮整理整齊。

我的姐姐,其實很漂亮,筆挺的鼻子,白皙的皮膚。

如果不是那場意外,她一定是個美人。

她也一定會幸福,一定會快樂,一定會長命百歲。

而不是這樣,孱弱地,不帶一絲記憶地離開人世。

姐姐是2021年8月1日中午走的。

我爸一直抱著她的頭,無聲地哭泣,誰勸也不肯放手。

他真的老了,老得只剩一把倔強。

我們老家的規矩,長輩不能送後輩的。所有後事只有我和梓峰去操辦。

我媽請了兩個阿姨來教我們。

火化的那天清晨,我爸拉著兩位阿姨,特別絕望地說,我手腳不能行動,不方便。孩子的所有後事,就拜託你們了。

我聽著,再次淚崩。

親愛的姐姐,你走得太快了。留給我和爸媽的時間太少。

如果真有輪回,請你下輩子一定要過得健康快樂。把這輩子的不幸和傷痛都彌補回來。

如果可以,請少喝一口孟婆湯。記住你最愛的妹妹,還有最愛你的爸媽,一直在愛著你。

如果可以,我們來世再見。

請你和今世一樣,要粘著我,賴著我。我們是永不分離的姐妹。

感謝您耐心看完這個故事,是不是很有觸動,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下你想說的話。

10個人關注我,9個成爲富人;給你的人生一點感悟,教你如何努力獲得最大的成果,每天進步一點點,成功就會更近一點。點贊關注@命中注定的缘分,橘子與你一起體會百味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