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愛一個人最好的方式是:談錢

圖/源自網路 侵權請聯繫刪除

人到中年的感情,早已告別了情竇初開的懵懂時期,也已告別了你儂我儂的熱戀階段。從鮮花玫瑰到茶米油鹽,中年人的感情裡滲透著浮華褪去的平淡本真,也夾雜著上有老下有小的壓力和責任。

因此,中年人的愛情,是更成熟的愛情,也是更理智的愛情。

年輕人戀愛時不敢輕易談錢,對彼此的家庭狀況和經濟水準,都要隱瞞和加以修飾。因為年輕時的愛情太過于青澀,脆弱的愛情,很難經得起現實的挑戰和拷打。

而人到中年,多半是已經有了一定的積蓄,比起兩顆心的碰撞,更多的還要考慮兩個家庭的相互融合。因此,錢成了擺在愛情面前不得不考量的因素,而敢于談錢的人,才是更理智、更智慧的人。

畢竟,愛錢沒有錯,在意錢也沒有錯,這不是市場,而是生活的保障和底氣。

一:談錢,是感情的試金石

在熱播劇《小捨得》中,張國立飾演的外公南建龍,為了外孫女歡歡上學的問題,想在房產證上加上歡歡的名字。

按照流程,除了他簽字同意之外,也需要得到他老伴,即他的第二任妻子蔡菊英的簽字。

蔡菊英經過與女兒的溝通,希望房產證上也能有自己的名字。

然而,老兩口卻為此吵得不可開交。站在南建龍的立場,這是他的婚前財產,不該加上蔡菊英的名字。

可站在蔡菊英的角度,她伺候了這個人大半輩子,一旦這個人不在了,房子沒有了,她連住的地方都沒了。

從一開始給房本加名字的事情,到後來演變成蔡菊英覺得,這麼多年自己就是個外人,因此心灰意冷,離家出走,獨自在外面的小旅館裡悲傷流淚。

其實,這個問題歸根到底,就是因為老兩口從來沒有開誠佈公地談過關于房產、關于錢的問題,蔡菊英沒有安全感,南建龍也沒有尊重她。

人到中年再談感情,常常要面對的是兩個家庭的結合,那麼家庭之間不同的經濟水準和生活條件,理應擺在最前面提起。這既是對彼此家庭的負責,也是對感情的負責。

敢于談錢的人,往往真誠、坦蕩,他不害怕對方知道自己的「底細」,因為不管錢多錢少,日後這都是兩人共同創建幸福生活的開始。

人到中年,早已告別了「有情飲水飽」的天真歲月。

彼此都有父母要善待,可能也都有子女要撫養,把錢這個看起來最難以啟齒的東西,提前拿出來討論,放在桌面上溝通,是更智慧也更有遠見的舉動。

路途遙遠,相伴一生需要的是最真誠的愛戀。

但是人心複雜,這「真」與「不真」間,摻雜了太多人性的雜念。因此,勇敢談錢,是對彼此金錢觀的衡量,也是對彼此真實條件的評估。

在這個一切都崇尚快節奏的時代裡,談錢既是對彼此的負責,也是對感情的試煉。

二:談錢,可以讓感情變得具體

可能年輕人的愛戀,還沉迷于你儂我儂的風花雪月,而成年人的感情,早已具體到了「今天下班孩子誰接」、「明年春節回哪邊過年」等等,這些小事上。

成年人的感情,從來就是平淡又真實的,不會漂浮在空中讓人患得患失,更不會深埋在海底讓人摸不透也抓不著。

因此,中年人的愛情,需要一些具體的東西把愛拉下神壇,需要一些落地的東西確保能相守一生。

而眾多選擇中,無疑,談錢是最好的一種。

常聽到有人開玩笑說「別談錢,談錢多俗啊」,中年人笑了,因為說這話的多半是剛剛墜入愛河的小年輕。

愛情是什麼,愛情是丘比特拿著戀愛的箭,將兩個陌生的靈魂射在一起,讓他們心貼心,手牽手。可丘比特是誰呢,他是古羅馬神話中的一個小孩。

讓一個小孩決定兩個人的愛情是否要發生,這本身就是奇妙和虛幻。

無論是誰,都應該讓虛幻的愛情變成具體的生活,特別是中年人,更應當理智、成熟地擁抱愛情。在一切讓「我愛你」變得具體的舉動中,談錢是最直接、最有效的一種。

彼此的積蓄,逢年過節希望收到什麼樣的賀禮,一直以來的理財習慣,家庭的經濟條件等等,這些相處中的細枝末節,既能讓兩個人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也能讓之前一直懸浮在空中的濃情蜜意,變得更現實、更接地氣。

俄國著名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說過一句有關愛情的名言:

「愛具體的人,不要愛抽象的人;愛生活,不要愛生活的意義。」

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理智地去愛,不要愛浪漫的幻想,而是要愛實實在在的生活,這才是有意義的,值得追求的。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