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為什麼富人身邊都是好人,富人比窮人更善良嗎?別低估了「人性」這東西,都是一樣的

老人常言:人之初,性本善。

人性本善,只不過隨著生活環境和周圍人的影響發生了改變,人有了善與惡之分。

你肯定聽過這樣一句話:男人有錢就會變壞。這句話把善惡之分與金錢結合在了一起,小編今天從心理學角度和大家探討一下錢與善惡有沒有必然的關係。

把問題更具體化就是: 到底是有錢人善良,還是窮人更善良?

說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部電影《寄生蟲》,它對社會深度的東西和批判非常經典,裡邊有句臺詞和今天的話題正好對應上,真是戳中靈魂,非常有力度。

不是「有錢卻很善良」,是「有錢所以善良」,懂嗎?如果我有錢,我也會很善良,超級善良!

這句話乍聽起來,很有道理,正好與今天的話題引起了共鳴。

有錢男子漢,沒錢漢子難,有沒有錢對人性的影響真的是太大了。

人性中,有著不自覺的負性,我們抵抗它,用更積極的眼光看待人性。

人的本性中其實沒有善惡之分,而是後天因素加諸在他們身上,所造成每個人不同的性格。

毛姆曾說:「 卑鄙與偉大,惡毒與善良,仇恨與熱愛,是可以互不排斥地並存在同一顆心裡。

人有許多本能和欲望,其中一些和我們的道德感產生了嚴重的衝突,它們被意識遮罩掉,卻又確切地存在著,使我們陷入無休止的痛苦與焦灼之中。直到有一天,我們的意識之光照到了那些可怕的念頭,我們終于明白:原來我就是有這麼原始、醜陋、邪惡的一面。

當一個人明白他的局限和齷齪之後,他反而通向了更多的自由。

我們都是「偽君子」

在評判一件事時,雙標似乎是無法避免的。

越是那些迅速且情緒激烈地指責別人過失的人,就越可能忽略自己的過失。

當人們評價同一件自私行為時(如給自己分配相對輕鬆的工作),會認為自己做出來更加正當,而別人做出來則沒那麼正當。

我們太容易雙標,也太容易給自己找到充足的理由去雙標。

雙標顧名思義即雙重標準,用兩個標準來衡量兩個或兩個以上的事物。

有很多時候人們都很反感雙標這個詞,認為雙標不好,是貶義詞。

但我們卻在不知不覺中就經常做這種雙標人。

不信就讓我們一起來再回顧一下在日常生活中的雙標現象。

1.開車的時候:走路沒長眼睛啊!

走路的時候:這車怎麼開的呀?

一點素質都沒有。不知道禮讓下?

2.在公車上時:人都這麼多了還擠什麼,不會等下一班車啊?

在擠公車 時:你們往裡走走怎麼了,不差我一個人。

3.等外賣時:這外賣怎麼送得這麼慢。

走在路上遇見送外賣時:這送外賣的騎這麼快幹嘛!

人性本善,人無完人,壞人也有善良的時候,好人也有齷齪的時候。

同樣地,我們傾向于把他人的過失歸罪于他們的品格,如在戀人出軌時認為是他們的人品有問題;

而當自己遇到同樣的情況時,則會把過失歸罪于外界。

我們之中最壞的人有那麼多的善,而這麼多惡卻在我們最善的人身上,惡是我們多數人必須帶著,去找其他人的每個過錯的。

100-1=0 定律

這在數學上當然是錯誤的,但在人性上卻是成立的。生活中不乏這樣的人,你對他100次好,他不記得,一次不讓他滿意,他就會翻臉不認人,抹殺之前你對他所有的好。

人性是一樣的,人性的需求:

第一需欲:自尊、重要感及自我價值

包括了名譽、權力、美麗、成就感、贏的欲望、破壞的欲望、表現的欲望等等。

第二需欲:物質及特質成就的追求、佔有及享受。

第三需欲:性的滿足

第四需欲:追求快樂、逃避痛苦

第五需欲:健康

第六需欲:安全感:包括了身體的安全、團隊中的歸屬感。

第七需欲:一切形式的愛與被愛

第八需欲:自由、自主、隱私不受侵犯

第九需欲:新的體驗與冒險;

歸結于一句話:人性最深處的渴望就是獲得他人的認可。

肉分五花三層,人分三六九等,而人性是一樣的!

雨果曾在《悲慘世界》中感歎:

人窮到了某種程度的絕境,往往心志沉迷,受苦不再[呻·吟],受惠也不再道謝。」

一個人的善良,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往往更顯其至誠的鋒芒。

你拿出全部積蓄,買了一輛家用代步車,有人把車撞了,你肯定心疼,難免要出口傷人,可能會引發一番爭鬥。

你若是億萬富翁,開一輛豪車,有人撞了,你大概不會去太多糾纏,小事一樁,而且你的時間更值錢,耽誤不起。

送外賣小哥的都知道,寧可撞上豪車,也不願撞上低檔車。

是有錢人更善良嗎?

人性是相通的,如果你願意,也能找到窮人更善良的,多到數不清的例子。

善良是什麼?

善良並不是要你感天動地、奉獻所有;

它是將心比心,兩個純潔的靈魂無意中相互碰撞時,給予彼此的一份理解和尊重。

窮有信,富且仁。

我想到寄生蟲裡的那句話:

富有的人才善良。

因此我想扶貧並不只是經濟社會的治療,精神上的貧瘠才最值得扶持。

富有並不只有錢,更是物質基礎上的精神富足。

人性是最難琢磨的東西, 當一個人在你面前標榜自己是怎樣的人,經驗之談。

你一定要保持警惕,往往都不如此,因為一個人是什麼品性的人不是單憑他的自我認知,而是要接觸後看到他做事風格才能判斷。

在人性的深處,天使與魔鬼同在,永遠不能單純地用好壞來區分人!

要為人性深處的善良天使賦能,要用反思和感恩滋養自己的善,要用自己的善激發別人的善!

大學有雲:「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

教育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我們走的時候比來的時候靈魂更高尚一些。

善良就像一顆種子,我們在不經意間種下的善良,終有一天會以善的方式回流到自己身上。

沒有一段關係永遠堅不可摧,只有用善良滋養關係,才會在無形中為自己積攢好運氣。

人性充滿邪惡,這一點我不否認,但是不代表我們就要因為別人的邪惡而放棄自己的善良。

在這個喧囂的世界裡,我們該如何去與人性的美與醜、善與假相對?

「人性本善」還是「人性本惡」的爭論進行了幾千年,人性到底是充滿善意,還是充滿邪惡?

人性是什麼?

人是神性和動物性的綜合,有你想象不到的好,更有你想象不到的惡。

沒有對錯,這就是人。

沒有誰比誰更卑劣,沒有誰比誰更高尚,你永遠也無法預估,你會成為誰?

善良分階層嗎?

有時候一件小事,或許就會改變你曾經固有的認知和偏見。例如窮人多善良,富人多冷漠。

一個下雨天,開車路過一個熟悉的路口,不禁想起十幾年前在這路口發生的一件親身經身的危險事件。

那天風很大,也下著小雨,因為著急加上路滑,我騎著電動車在路口拐彎時不小心連人帶車摔倒在路中間。

本來摔倒不是什麼大事,可巧的是那天我穿的長風衣,摔倒後,衣服纏住了腿,笨重的電動車正好又壓在身上。腿被別著,既起不來,也動不了,頭上帶著頭盔,就連求救的聲音也小的傳不出去。

更可怕的是我摔倒的地方正好是馬路中間,這是一條城市主幹道,車速很快,車流也很多。我只能聽見一輛又一輛車從耳邊呼嘯而過,卻沒有一輛停下來。

有的車感覺離自己很近了才打了方向,當時情況危險萬分,我嚇的幾乎要暈過去。

這時候,我看到路邊人行線上,有個環衛工騎著三輪車緩緩過來,那人穿著環衛工人常穿的桔黃工服,好像是位中年男人。

我一下子看到了希望,急忙用盡最大力氣向他求救。在我的認知裡,生活在相對底層的勞動者心地應該是最善良的,不是有「為富不仁」那句話麼?何況剛才過去那麼多輛車,開車的應該大多是有錢人吧,卻沒有一輛車停下來伸出援手的。

可是,令我實在沒想到的是,那位中年阿貝騎三輪車走近後,卻也沒有停下來,只是看了我幾眼,就繼續往前騎著走了。

那一瞬間,我感覺就像有一盆冷水澆到了頭上,全身都寒透了。

這就是人性,這難道就是人性麼?見死不救,不外于此!

眼看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掙扎在生死邊緣,卻不肯伸出援手,難道是我做錯什麼了麼?

不知過了多久,終于感覺有個人把壓在我身上的電動車挪開,並把我扶起來扶到了路邊,問我有沒有受傷,需不需要送我去醫院。

我忙說沒有,其實當時頭還是懵的,那人幫我把電動車也推到了路邊。

這時,我才發現,路邊停著一輛黑色奧迪車。那人見我沒事,就開車走了,我竟然連謝謝都忘了說,也沒看清對方的模樣,只記得他好像也是位中年男人。

這件事過去了多年,一直到現在 ,每次想起還心有餘悸,自那次事件後,我買了家用車代步,好久都不敢再騎電動車。

這件事情,也改變了我過去對有錢人的看法,即 不能以有錢人還是窮人來區分一個人是否善良,善良是不分階層的

我一直沒有找到那位救我的,開奧迪車的好心人。

而那位見死不救的環衛工,在以後的巧合下,還發生過一次交集。

大約兩年後的一天,中午離下班只有幾分鐘了,一位中年男人急匆匆地來單位給證明信蓋章。

說在外地上大學的孩子,已買了下午2點的火車票,所以著急來給證明信蓋章,證明信孩子要帶到學校去的。因為是突然要提前返校,因此,才這麼著急趕過來。

這位中年男人,我印象深刻,就是那天對我的求救熟視無睹,沒有伸出援手的那位環衛工,我認出了他,但他並沒有認出我。

很不巧的是,那天我們單位的公章,被領導拿著到30公里外的新城去辦事了。領導的事情還沒有辦完,要下午才能回來,上午趕不回來。

那個男人看著非常著急,一個勁地求具體辦業務的小張,小張只好又打電話給領導。

領導說如果實在著急等不了,就只有讓這位師傅自己去新城找他了,因為他如果趕回來,一來一往,下午開會也會耽誤的。

新城是市里的新區,還沒有完全啟動,交通車較少,如果去只能打的。

這位師傅明顯地不捨得打的去,于是,就一直苦苦哀求,求小張幫忙想想辦法,到了下班時間也不走。

小張被纏得脫不了身,只好向我求救,因為我是當時單位唯一有私家車的員工,單位只有一輛公車還壞了,進了修理廠。

那位師傅聽小張說我有車,就急忙過來求我幫忙。其實,因為自己有車,同事之間如果有需要幫忙的,我一向都會很痛快,可是,這一次,我真心不願意跑這一趟。

不是因為要犧牲掉中午個人休息時間,還要自己搭上油錢,關鍵是我還做不到如此大度,幫助一個曾經冷漠拒絕我求助的人。

儘管他不記得我了,可我不會忘記,當時他的冷漠和我的絕望。

小張見我不願意,也幫他求情,說看在他面子上幫幫忙吧,還說我平常不是最熱心的麼?怎麼今天這麼不講情面,都不像我了。

最終,這位周師傅還是坐上了我的車,路上,他不停地說著感謝的話,而我卻什麼也不想說。

最後,因為實在聽不下去他的絮叨,我也想知道當年的事,他當時到底怎麼想的。就問他,是否記得在兩年前,在路上遇到一個騎電動車摔倒在路中間,動不了向他求助的女人。

周師傅先是驚訝,然後否認,我不再說話,對這樣一個人,我覺得已不需要說什麼了,只是告訴他,我就是當年那個需要幫助的女人。

周師傅可能覺得意外和震驚,直到我們找到領導蓋完章回來,他一直沉默著。

臨下車時,周師傅終于對我說了句「對不起!」說沒想到會是我,早知道是我,當年就不會一走了之了。

我說「也許吧」。

我不怪他。但我想人的性格是改變不了的。

「人之初,性本善」,善良本是生而為人最本質的特性。但後來因為每個人所受的教育不同、經歷不同,價值觀不同,有的人把善良這一本性都丟掉了,不得不說是一種人性的悲哀。

其實,這個世界上,從來都不缺少善良的人,我最終還是被好心人救起,就是最好的證明。

雖然,也許此生都沒有機會再見到那位救我的人,但我會把他的善良和助人精神傳遞下去,無論何時何地都永遠選擇善良!

善良與否,與有沒有錢沒有直接關係,我們不能以偏見的眼光看待善良這件事,很多事情不能用常理解釋,說到底,人性這東西,是一樣的。

你覺得有錢人善良還是窮人更善良呢?歡迎大家在評論區討論。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