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單位,這三種人,你不必搭理

人在單位,到底是「合群」好,還是「不合群」好?

很多職場「過來人」給出的答案是,如果你是個沒背景沒靠山的人,肯定是想方設法「合群」,才能避免被「邊緣化」。

看起來很有道理。 但作為一個有著二十年工齡的我,卻覺得真相是你必須要有「合群」的魅力,更要有「不合群」的底氣和能力。

面對形形色色的人,表面上的和睦一旦遭遇利益的衝突,也會很快出現裂隙;而三觀不合的人,就算一直客客氣氣,背地裡還是各種看不起。

尤其是相處時間長了,大家連假裝都懶得裝了。 以下3種人,你也不必在乎,看破不說破,彼此心知肚明就好。

一、精于算計之人。

《列子》中講了一個尹姓之人,嚴苛對待僕人的故事。為了多榨取僕人的勞動力,尹氏命令僕人從清晨到黃昏都不得休息。一個老僕人白天[呻·吟]著幹活,晚上因為疲憊而熟睡,雖然苦不堪言,他倒並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怨恨。

反倒是尹氏自己,每天思慮著如何經營家業,管好僕人,心靈和身體都很疲憊,常常夜不能寐。

後來,朋友看他和他的僕人都累得不行,就勸他少一些算計,多一些寬容。尹氏聽從了這建議,僕人們減少了勞作,而他自己也得到了輕鬆。

人在單位,很多小領導就如同這位「尹氏」,他們每天最愛做的事,就是把活派給下屬,然後又絞盡腦汁將功勞攬入自己懷中。

這樣的人,滿肚子都在「打小算盤」,看似很精明,看似滴水不漏,但相處久了,就算是最懦弱的下屬,也會置之不理。除了按部就班地完成工作之外,沒有任何交往的必要。

二、勢利諂媚之人。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對于很多人來說,寧可工作多一點、苦一點、累一點,也不願意一再降低為人處世的底線,去賺一些看起來很輕鬆,卻「見不得光」的錢。

《列禦寇》中講述了一個「舐痔得車」的故事:

宋國有個叫曹商的人,替宋王出使秦國,去的時候,從宋王那裡得到了幾輛車,回的時候,從秦王那裡得到了百輛車。

曹商遇見身居陋巷依靠編織草鞋維持生計的莊子,就大肆炫耀自己的「才能」與財富。莊子不慌不忙地懟回去:「聽說秦王有病,召請醫生,破除膿瘡潰散癤子的人可獲得車輛一乘,舔治痔瘡的人可獲得車輛五乘,凡是療治的部位越是低下,所能獲得的車輛就越多。你難道給秦王舔過痔瘡嗎,怎麼獲獎的車輛如此之多呢?你走開吧!」

在莊子看來,曹商所得的百輛車,用的是諂媚的方式,甚至是卑鄙無恥的方式,這樣的錢財,以喪失自我操守為代價,要它何妨呢?

人在職場,經常會遇到這樣唯利是圖,又極盡諂媚之能事的人,他們最擅長做到事情,就是「會來事」,要麼煽風點火,挑撥他人的關係;要麼沒事找事,以便從中獲利。

面對這樣的人,根本不需要搭理。不摻和他的任何事情,才能避免自己被利用、被算計。哪怕因此而遭到「仇視」,也不要有一絲動搖。

三、刻薄寡恩之人。

人在單位,各人自掃門前雪,是常有的事。即便喊著「分工合作」的口號,也往往只有分工,沒有合作。

原因很簡單,人在單位,真心説明他人的人少之又少,見不到別人好的一抓一大把。

有時,哪怕就是舉手之勞,人家非但不會搭把手,還會找出種種理由加以搪塞。貌似做了個天大的「人情」,實則刻薄寡恩,「見死不救」。

《外物》中講述莊周請監河侯貸粟的故事。監河侯面對窮得要借糧的莊周,沒有直接拒絕,而是畫了個大餅:「好,我就要去收取封邑的稅金了,可以借給你三百金,好嗎?」莊周聽了,臉色驟變,並用一個遇見即將渴死的魚不施以鬥升之水,卻許諾將其送往東海的故事做回應。

可不是麼,人在單位,多少人講著慷慨動聽的大話,卻做著最為慳吝的行為,這種偽善,包藏著的殘酷,實在讓人又恨又氣憤。

所以,面對著那些刻薄寡恩的人,不管是領導,還是同事,都敬而遠之,做好分內的事,其餘,也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足夠了。

結束語:

人在單位,能否升遷,能力往往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際關係。

但如果你始終都無法讓自己融入那個靠巴結討好,靠曲意奉承來維繫的圈子時,不妨就專注地做自己吧。

畢竟,任何一個單位,始終還是需要踏踏實實做事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