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有關係的鐵律,請學會克制你的「好意」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道理大家都知道,脫口而出。

可是大部分人都忘了另外一個道理:

己所欲,請同樣勿施於人。

你的好意,於別人可能是砒霜;

你的好意,於別人可能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

前幾天跟表姐聊天,她憤憤不平地說:「養了個白眼狼。」

原來她給十三歲的外甥報了很多輔導班。沒想到外甥不理解她的良苦用心,要不是老師給回饋,她都不知道他好幾天沒去上輔導班了。

兩個人因為這件事吵得雞飛狗跳,外甥還放話:「你這麼喜歡學,自己去學好了!」

表姐歎氣:「為人父母,難啊!」

親情中的「為你好」,是最容易走偏的。

成年人對上孩子,會下意識地帶上偏見。

我們會覺得孩子不成熟,很幼稚,我們有責任、有義務為他們規劃人生,卻忘了他們存在自身意志,這是他們自己歷練的人生。

「爸媽肯定不會騙你,當老師有鐵飯碗准沒錯。」

「爸媽還會害你嗎?」

「不生小孩?老了誰養你?」

……

漸漸的,這份「為你好」成為了壓力的轉移——

我感覺到壓力,我得要求孩子這麼做,孩子照做,我的壓力小了,孩子的壓力大了。

漸漸的,這份「為你好」,就成為了支配欲的宣洩。

我們為孩子定制成功的范本,並要求他們按部就班、不打折扣地完成。

誰讓這是為他們好呢?

有太多太多的父母,以「為之計深遠」為名,行壓迫、支配之實。

父母在一邊喊「為你好」,而孩子在不停反抗,「尊重我!」。

想起曾經有個豆瓣小組叫做「父母皆禍害」,當時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我就覺得很難受:

父子之情,本來是很美好的一種天然情感,怎麼被形容成了洪水猛獸?

後來看了太多的家庭悲劇之後漸漸明白:很多父母的愛,都是單方面灌輸的。

這就形成了壓力,壓力小的時候,我們可以用愛來粉飾太平。

但當壓力過大時,已經衝破了那個叫做愛的界限,就成為了禁錮與束縛。

父母之愛子,並不是為之計深遠,而是可以當一個引導者,當一個旁觀者,讓他們自己計深遠。

我們收起自己的「好意」,讓孩子逐漸接觸、試探這個世界,就像一開始蹣跚學步,總要摔兩跤,才能逐漸變得步伐穩健。

前段時間有個熱搜是這樣的:

因男友準備論文太過辛苦,女友心疼,勸他休息,沒勸動。她又特地從家裡拿了特別珍貴的蟲草熬湯給男友喝。

結果男友不領情,讓她十分惱火,一時氣憤,就把男友的論文資料都刪掉了。

我想她心裡的委屈是真的:

我這樣對你好,體貼賢慧,既花了錢又上了心,勸你休息給你熬湯。結果你不接受我的好意,我能不生氣嗎?

可是換位思考一下,她就會發現:對男友來說,寫好論文是比休息更重要的事情;對他來說,提高寫論文的效率、全神貫注,遠比喝一口養生湯重要。

但很顯然,她不是想滿足男友,而是想滿足自己。

我不想要的愛,你偏偏要給。

我想要的愛,你卻視而不見。

當一份愛情中的對你好成為一種自我滿足,就真的成了一場自我感動的大戲。於被索取感動和滿足的人來說,是一種情感傷害與侵略。

正如作家蘇岑所寫:

「懂你的人,會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不懂你的人,會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愛你。」

情侶吵架、分手,有一句話的出鏡率很高:難道我對你不夠好嗎?另一方就歎氣:你很好,但我不需要,也要不起。

懂你的愛,往往落在你的心坎裡,他愛得自如你受得幸福。

不懂你的愛,活在他的演技裡,他愛得吃力你受得辛苦。

愛情是需要給予、需要付出的,但不是付出你覺得好的,而是給予他真正需要的。

有讀者告訴我,她跟閨蜜鬧翻了,就因為她是個「善諫者」。

閨蜜找了男友,她說:這個男人不行,家境不好,你別相信男人的承諾,婚姻是要考慮現實的!

閨蜜跳槽換工作,她建議:現在好工作不好找,不要太嬌氣,沒有太大的問題忍一忍就過去了。

閨蜜想要養寵物,她也不贊同:你連自己都很難照顧好,真的照顧得好寵物嗎?

她覺得自己是真心為她好才會說這些。沒想到良藥苦口、良言逆耳,她們的友誼沒能經住考驗。

聽完她的經歷之後我挺感慨,因為看過太多平等的友誼天長地久,不平等的友誼漸行漸遠。

這就是不平等友誼的典型代表。

你覺得你不停地提建議是一種保護,可對另一個人來說,這是一種否定、一種居高臨下的指點、一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良言或許逆耳,但逆耳的不一定就是良言。

邁克·貝克特爾在《高難度對話》一書中說:

「我們都認為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我們自說自話,自以為是,不同的視角妨礙了我們從他人的角度看待問題。」

你對朋友的建議裡,可能藏著智慧,也可能藏著偏見。

或許你的閱歷確實要比朋友多,可兩個人的心性、成長路徑、思維方式截然不同,哪怕是面對同一件事,也可能會產生不同的結果。「過來人」並不代表絕對正確。

就在去年,我決定成為一個自由職業者。有朋友說:謹慎入行,現在文娛產業在往低處走。結果我還是想這麼做。他就轉而支持我。

同樣一年,我自由職業後賺的錢是工作時的兩倍。他不好意思地說:嗨呀,看來我的經驗出錯了。

我就說,經驗沒有對錯之分,它就是一個參考。你已經盡到了一個朋友的責任,而我,也成功越過了那些困難。

這一點兒都不矛盾。

真正的朋友,確實是善諫者。

但善諫者不是嘴巴像機關槍一樣停不下來的人,他知道自己提供的是建議,而非成功的范本;他知道自己的目的是支援,而非掌控。

生活中,直白的惡意反而少見,反倒是以愛之名藏著的傷害更高。

有太多人仗著「為你好」的名義,打著「對你好」的旗號,肆意干涉他人的生活。

在人與人的相處中,少一點自以為是的「為你好」,多一點真誠的換位思考。

「好意」需要克制,否則就成了支配欲、自我滿足和優越感的載具。

好意不是枷鎖,不是作秀,更不是道德綁架。它應該成為開闊的視野,堅強的後盾,還有包容的善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