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五大女作家」蘇雪林矛盾的一生:喜歡獨來獨往的女人,往往都很優秀,註定不凡

 

選擇大於努力,人生找對方向更重要,橘子在這裏陪你感悟勵誌人生~

 

說起蘇雪林,很多人都覺得陌生。

她曾經的輝煌,早已被遮擋在歷史的帷幕之後。

「五四運動」時期,蘇雪林和冰心在文壇有「冰雪聰明」的美譽。

她還和冰心、丁玲、馮遠君、淩叔華並稱為「中國五大女作家」。

這位民國才女,在武漢大學任教時,是有名的「珞珈三傑」之一。

她才華卓越,文筆超群,散文自成一家,被譽為真正的美文。

但她也是同時代最為複雜難懂的女性,在她身上找不到一種統一而恒定的氣質。

如同她自己所說,沒有哪種心理學理論可以解讀她,這是為什麼呢?

今天,就讓我們走進蘇雪林的故事。

1915年的一天,安徽太平縣嶺下村一個名叫「水上」的樹林裡,有位少女獨自徘徊。

她眼含淚珠,滿面憂愁,幾次踱到樹林邊緣,凝望著腳下的深澗。

這位憂傷到想要自殺的少女,便是蘇雪林。

她不是生活窘迫,也不是為情所困,而是因為讀書無門。

由於家中的祖母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蘇雪林從小就沒有接受正式教育的機會。

童年時,家裡的兄弟們上私塾,她只能做個名不正言不順的旁聽生。

沒過一兩年,男孩子們紛紛轉去學校就讀,她便被迫輟學在家。

對一個好學的孩子來說,對知識的「求而不得」,讓她既痛苦又渴望。

靠著在私塾認的一二千字,蘇雪林從哥哥們帶回來的書籍、報刊中,如饑似渴地獲取新知識。

從《西遊記》《水滸傳》到《史記》《漢書》,再到國外小說譯本,十多年間,她整日埋頭於書海,廣泛涉獵古今中外名家作品。

童年和少女時代的自學和苦讀史,為蘇雪林打下了堅實的文學基礎。

她13歲時,就能創作較高水準的古詩:

林下荒雞喔喔啼,宵來風雨太淒其。

荷鋤且種海棠去,胡蝶隨人過小池。

積累的知識越多,蘇雪林上學的渴望就越強烈。

1915年,18歲的蘇雪林聽說省城初級女子師范學校恢復招生,她向家人百般苦苦哀求,卻始終沒有辦法讓祖母點頭。

直到母親看出,她因為苦悶,茶飯不思,甚至產生輕生的念頭時,才決意違背祖母意願,帶她去省城報考。

上了學後的馮雪林,更加刻苦努力學習,從沒辜負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上學機會。

她在學校能詩善畫,非常引人注目,畢業後即被留在母校教書。

23歲時,蘇雪林又考上北京女子高等師范學校國文系,和廬隱、馮沅君成為同學,受教于胡適、李大釗、周作人等知名教授。

當時正值「五四」運動剛發生不久,新文化運動帶來的蓬勃朝氣,彌漫在北京各大學府。

蘇雪林在師友的影響下,思想發生了很大變化,如獲新生。

作為新時代的女性,她開始嘗試用寫作來表達自己的思想。

上學期間,她寫的短篇小說《始惡行》,政論雜文《新生活裡的婦女問題》《人口問題研究》等,均受到很高的讚譽。

1921年,她又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由吳稚暉、李石在法國里昂創辦的海外中法學院留學名額。

怕家人再次阻攔,她幾乎是逃到法國的。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