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到了最後,是返璞歸真,人生下半場,每步都是歸途,記得回歸4個地方,人生才更加完美

 

選擇大於努力,人生找對方向更重要,橘子在這裏陪你感悟勵誌人生~

 

年少的我們曾喜歡闖蕩,走得越遠,就越覺得有成就感。

走過半生,發現每步都在往回走,費盡力氣得到的繁華,也還了回去。

其實外面的世界再精彩,再開心,都只是路過。

人生下半場,是個不斷回歸的過程, 看夠了遠處的煩事,也看過了遠處的風景,該走回程了。

宮崎駿曾說:「小時候,幸福是一件簡單的事;長大後,簡單是一件幸福的事。」

從前不斷接納新事物,不斷嘗試、開拓,到後半場,更珍惜簡簡單單的快樂。

日本的職場媽媽友吏子,常年被房貸、教育、家務,壓得喘不過氣來。

她看著90平米的家,雜亂堆放的東西,突然覺得:「我真的需要這麼多麼?」

一向愛存東西的她決心賣掉房子,全款換間小屋。

這下不再需要貸款,孩子學費也省了下來。

榻榻米代替了床,清掉了不穿的衣服,家務省事太多。

每天跟老公一塊做營養便當,各自工作,隨便閒聊,好像就那麼幾件事,日子有了空閒。

想留住的東西,要做的事情雖多,真正不可或缺的,也就那麼點。

對友吏子來說,從夏天到冬天,各類衣服都算上,14件衣服夠了。

丈夫晚餐不吃米飯,5個人,只用4個飯碗。

孩子想留的獎狀和手工作品,好好收納珍藏起來。

家裡堆滿了東西,看似是增加安全感,可你需要的也無非是兩種東西:有用的、無用但有意義的,除此之外,都沒大必要。

忙忙碌碌,看似充實,其實值得麻煩的,也沒你想的多。

年輕時講究多多益善,等到好的差的都見過一遍,就知道先簡單了,才有自在舒服。

往後過生活,規律的日常,一日三餐,也樂得輕閒。

以往總愛信口開河,不管什麼話,想到就要說出來。

年紀越大,話越少,有些不能說,能說的不想說,想說的,或許不必說,後來只剩下沉默。

博主@職場火鍋大學時喜歡辯論,平時嘴也不閑著,曾被老爸說「早晚栽在嘴上」的他,近幾年也終於閉嘴了。

剛上班時,他追求完美,領導批評科室工作的時候看了他一眼,他就記在心上,連著幾天去跟領導解釋。

本來領導都忘了,他反復地解釋,卻像推卸責任,惹得領導惱火。

聽見同事嚼舌根,苦口婆心勸導他們,越摻和越亂,把自己也攪了進去。

做到中層,跟要好的副手無話不談,誰知對方都記下來,還拿他吐槽領導的話,告了他一狀。

他現在不爭不搶,也不解釋,能不說的就不說,必須說的儘量少說,周圍的世界一下安靜了下來。

《薔薇園》裡有句話: 「話不像話不如不說,話不投機不如沉默。」

隨著年齡增長,總會明白,不是每一點想法,都必須被人聽到,你說的話,更不是每個人都懂。

真能聽懂你弦外之音,理解你心的人,不說也懂。

太多話可以說,但無一不要分人、分場合,沉默的智慧,要靠時間慢慢地磨,要靠自己慢慢地悟。

想明白了,嘴就閉得更嚴了,無關緊要的,不再多說。

時間磨平了我們的棱角,橫衝直撞的勇氣越來越少,脾氣越來越軟。

當人生走上歸程,世界只剩下家人,我們也溫情了起來。

常以奶爸形象出鏡的黃磊,也曾是個叛逆的文藝青年。

拍照片時跟老爸擰著,偏不要笑,眼神也是冷漠堅定的樣子,留著齊肩的中分,憂鬱地唱著《我想我是海》。

時隔20多年,他成了個微胖的中年男,在「多爸」、「黃小廚」這樣的稱號裡,自得其樂。

在家下廚,紅燒排骨、蒜蓉茼蒿、醋溜白菜,樣樣拿手。

陪孩子去玩,甘願被他們折騰,臉上全是寵溺的笑。

輕狂的歲月誰都有過,叛逆也好,憤世嫉俗也罷,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突然就變得溫暖起來。

如今的黃磊不再憂傷,開始拍喜劇、上綜藝,常是一副慈祥老父親的模樣。

唯獨想到孩子們也會長大,有自己獨立的生活,還是會突然難過,深沉起來。

中年人的世界,都是越變越柔軟的。

厭惡小孩的人,當看見自己孩子一個笑,瞬間就被融化。

頂撞父母的反叛者,最大的願望,變成父母平安,永遠健康。

到了一個年齡,管不住的暴脾氣就都消失了,淩厲的眼神變得溫柔,叛逆的心也沉靜下來。

因為你知道你不僅是自己,更是家庭的一員, 體會到溫情的力量,你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有著牽絆。

外人的評價,表面的精彩,你看似在追求,其實卻看得越來越淡。

你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內心的平靜安然。

林青霞拍過不少戲,年輕時的朋友圈不少名人,戲裡用盡全力,戲外把酒言歡,淡出螢幕後,她卻只想跟自己對話。

一個化妝臺上,她擺了滿滿的書,沒人的時候,就翻翻書,寫寫字,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這時的她,轉當了作家,卻不追求商業目的,不為了名氣,她只是寫寫自己熟悉的人,品品多年來的喜怒哀樂,淡淡地訴說著心事。

《窗裡窗外》、《雲去雲來》,林青霞回顧著自己的前半生,寫出來先給自己看,短短的小散文,清酒似的感覺,剛好跟她契合。

她說: 「演過一百部戲,一百個角色,最難演的角色卻是自己。」

半生已過,當她開始凝視內心,坐在書桌前獨自消磨著時光,才終於把自己演得真實、細膩。

有多少朋友,事業多成功,我們最後的歸宿,都是自己。

就像《面紗》裡,修道院院長那句:「人無法從勞作或愉悅中獲得安寧,也無法在現實世界或修道院裡得到安寧,只能在自己的靈魂中得到安寧。」

鬧鬧哄哄半輩子,依然有想要的東西,只是不再向外求。

能安靜下來,就躲進自己的小空間,在孤獨裡收穫圓滿。

如果依舊百忙,既然半程已過,也抽出時間思考、放空,讓自己心安。

楊瀾說過:「遠行是為了回歸,自由是因為牽掛。」

人生的上半場,意義就在往上走、往遠看,下半場看淡很多事,看清一些人,剛剛好坦然轉身,沿著來路往回走。

複雜的,都歸於簡單;

話癆的,都歸於沉默;

淩厲的,都歸於溫情;

熱鬧的,都歸於內心的呼喚……

綠回歸了山,春回歸了秋,愛回歸了一生的凝眸,成熟到了最後,也都是返璞歸真。

與君共勉。

我是橘子,一個用文字溫暖你人生的路人。

不愛講道理,只會說故事。

也許你當我是過客,但是你來過,你就是我的朋友。

朋友加油吧,人生還長,請繼續向前走。

本文到這裡就結束啦,歡迎留下你想說的話,我與你同行。

 
励志人生

橘子就在這裏,與你分享,勵誌故事,經典語錄~ 

我一直在,希望你也一直不要離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