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分三六九等:下等人聊是非,中等人談問題,上等人論格局,你是哪一種人?

勵志人生

傳播正能量,這裏只分享最有力量的文字!陳小春帶你看勵志語錄,獲人生智慧;成功有捷徑,我全都告訴你。

不得不承認,人是分三六九等的。但劃分等級的標準無關乎金錢、地位,而在於聰慧、善惡、心胸。

如果以處理事務的角度來看,中國社會有三等人: 下等人,專論是非對錯;中等人,一心解決問題;上等人,格局決定成就。

一、搬弄是非的下等人

所謂搬弄是非的人,簡單的說,就是那些喜歡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挑撥離間的人。中國有古諺講「愛聽小語」,以及「遠重衣冠近重人」,就是說,一般的人都是用這些小事來評論、衡量一個人的高低、善惡,甚至成為了道德人格的法碼。

既然沒能力去解決問題,所以他們只好將注意力集中在人上,以傳統世俗觀念為依據,去批判和非議一個人,也就是所謂的「對人不對事」。

古人常說「 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意思是說:那些喜歡說別人是是非非的人,本身就是一個在生活中經常會挑起「是非」的人,這樣的人是「小人」,一定要遠離,否則他可能會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

說到這,歷史上有一位著名人物不得不提,就是北宋科學家,《夢溪筆談》的作者 沈括

夢溪園

雖說《宋史》評價他說:「博學善文,于天文、方志、律曆、音樂、醫藥、蔔算無所不通,皆有所論著。」但他死後卻沒人給他建碑,更談不上為他寫墓誌銘,就連他的生平傳記也僅僅附在《宋史•沈遘傳》(沈括侄子)之中。

在科技領域做出重大貢獻的沈括,卻為何落得此下場?原因就在於他在生活中真可謂不折不扣的下等人。

先看他與王安石的經歷。沈括本與王安石是世交,其父親的墓誌銘就是王安石寫的。王安石當宰相時,沈括是他變法的忠實支持者。

但在變法失敗、王安石被罷相後,沈括卻出爾反爾,落井下石,向新宰相吳充立刻起草萬言書一份,從政治以及自然科學的角度論證了王安石新法之荒謬之禍,出賣既是領導也是朋友的王安石。氣的王安石從此都不稱呼沈括的名字,而是叫他「壬人」,所謂壬人,就是見風使舵的奸佞之徒,俗稱小人。

蘇軾就曾吃過沈括的大虧。蘇軾到杭州的時候,沈括來拜訪他。「與軾論舊」後,將蘇軾的新作抄錄了一通。但回到首都後,他立即用附箋的方式,把認為是誹謗的詩句一一加以詳細的「注釋」,無中生有說這些詩句如何居心叵測、反對「改革」、諷刺皇上等等,然後交了上去。

蘇軾

不久,蘇軾因為在詩文中「愚弄朝廷」、「無君臣之義」而入獄,險些喪命。

例如蘇軾歌詠檜樹的兩句:

「根到九泉無曲處,世間唯有蜇龍知」、「皇帝如飛龍在天,蘇軾卻要向九泉之下尋蜇龍,不臣莫過於此!」

這就是文字獄歷史上著名的「烏台詩案」,牽連蘇軾三十多位親友,涉及他一百多首詩詞。

喜好搬弄是非的這類人最善於捕風捉影,你不經意的一句話、一件小小不然的事情都完全有可能被他們信手拈來,大做文章,讓你受到傷害。因此,要儘量離這種人遠點。

說人是非,傷人傷己,好話要多說,是非不要提。《地藏菩薩本願經》告誡世人:「 搬弄是非,使人家爭訟鬥亂的人,將來要受無舌百舌的報應。

我們平時也要注意,傳話一定要平平實實,千萬不要添枝加葉,添油加醋,弄不好就會變成搬弄是非。

遠離是非人,不聽是非話,是非自然就會離你而去。

二、「對事不對人」的中等人

如果說「對人不對事」的是下等人,那麼喜歡「對事不對人」的則是中等人。他們往往對於自己有清晰的定位,其理想在於把自己擅長的事情做到極致。

在工作中,他們是戰略的執行者,他們往往希望自己做的事情少而精,追求單項工作的完美,並善於享受其中的樂趣。作為骨幹,他們可以在自己所管轄的范圍內能夠幹出非常不錯的業績。總之,他們一切行為都在圍繞解決實際的問題。

在現代社會,他們可能是某一個領域的資深專家、學者,企業的中層領導,或者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學術派人物。而在古代,他們被統稱為「將才」。

「將才」就適合以身作則、衝鋒陷陣,如果被安排到了帥位,那結局一定不會好。大家都知道「馮唐易老,李廣難封」這句名言。李廣是漢朝有名的飛將軍,箭術天下無雙,曾立下赫赫戰功。

李廣

據史書記載,李廣做了四十多年的官,薪俸高達兩千石,卻家無餘財,也沒有分購置什麼田宅,他把自己的薪俸都拿出來分給需要幫助的人了。對待自己手下的士兵,他愛兵如子,每一次統領部隊,都要認真地視察:當自己的士兵們都吃上飯了,才自己也吃飯,在缺水的地方行軍,當士兵們都喝上了水,自己才去喝水,所有的難事,都身先士卒自己先做。

他不僅對士兵愛護體貼,連敵人匈奴單于都很敬佩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