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機若深,特徵明顯」:中年之後,城府極深的人,有這2個特點

人,有這麼一層盔甲,能護人安穩無憂,也能讓人進退有度。 這層盔甲,就是我們常說的「城府」。

談到城府,相信很多人都特別厭惡,認為有城府的人都是小人,城府極深的人都另有圖謀,用心不良。

這種想法,終究過分偏激了。要知道, 城府既有好的一面,也有它不好的一面,就看運用城府的人的心性了。

有些人堅守道德,那他的城府,就只有防禦的作用,護他一世周全。 有些人作惡多端,陰險狡詐,那他的城府,就是害人的利器。

對于「城府」這個問題,我們要辯證地看待,不能單純說它好,也不能單純說它不好,而是需要 取其所長,補己所短。

年輕的時候,我們年輕氣盛,總認為做人有城府不是好事,于是乎到處得罪別人,最後落得不幸的下場,被社會毒打了一頓。

等人到了中年之後,自然會明白, 擁有一定的城府,這才是安身立命的有效之法。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一切,都很難說。

人到中年,有城府和沒城府的人,人生的差距特別明顯。

1、城府極深的人,喜怒不形于色,手段出人意料。

在知乎上,有人曾感慨, 幹了好幾個行業,認識了成百上千的人才明白,有些人就跟毒蛇一般,只要你放鬆警惕,那他就會襲擊你,讓你遍體鱗傷。

在職場中,這些城府極深的老江湖特別常見。

年輕人剛入職的時候,經常會遇到一些和藹可親的老江湖。但是,當年輕人與之相處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發現, 這些老江湖做事滴水不漏,甚至你找不到他的破綻。

跟這些人相處,不是什麼好事。因為你稍有不慎,就會被人抓住把柄。而你不論怎麼做,都無法找到別人的七寸。

就像春秋末年的勾踐,雖然他在會稽山戰敗,但他選擇了臥薪嚐膽,甚至還吃了夫差的排泄物,讓夫差放鬆了警惕。

那個時候,伍子胥就跟夫差說,勾踐此人必有反心,不能留。

但是,夫差還是中了勾踐的圈套,完全被勾踐的虛情假意欺騙了。 他跟伍子胥說,他對我做的事,在場的大臣,甚至連我的兒子都做不到,我們為什麼要懷疑他呢?

最後,勾踐趁機複國,夫差兵敗自盡。這,便是勾踐的高明之處。

城府極深的人,喜怒不形于色,甚至能夠扭曲個人的性格。他們的手段出人意料,他們的言行讓人無法估摸。就跟毒蛇一般,陰險且可怕。

2、城府一般的人,遵守規則,偏于防禦。

這世上既然存在城府極深的人,那肯定也存在城府一般,內心善良之人。

相比于前者,後者往往給人一種「容易相處」的感覺。要知道, 適度的城府,不會讓人壓抑,只會凸顯我們的大度和寬容。

一般來說,城府極深的人,要不有權有勢,要不有錢有勢,我們很難遇到。 如果遇到了,還是敬而遠之比較好。

相反,那些城府比較淺的人,才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不會說有什麼大奸大惡的心思,更不會說有什麼出人意料的手段。

尤其是中年人,如果可以選擇,不妨成為一個「城府適度」的人。這種人,習慣于遵守規則,不會劍走偏鋒,進攻性也比較低。

我們可以把這些人理解為「刺蝟」。如果別人不欺負我們,那我們也不會傷害別人。如果別人欺負我們,那對方也就只能吃不了兜著走。

有句話說得很好,在這個物欲橫流的世道當中,你有你的善良,但你要為自己的善良加些鋒芒。

你的鋒芒, 便是用來保護你的城府。它不需要太深,剛剛好就足夠了。

城府再深,也不能走極端。

在你看來,是成為城府極深的人比較好呢,還是成為城府一般的人比較好呢?

如果你如今開創了公司,或者在某個高位上,那我勸你要好好地修煉自己的城府,做個城府極深的人。一旦你缺少了城府,那你的事業就容易破滅。

如果你沒有開創事業,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人,甚至還在為了謀生而打拼,那我勸你做個和藹一點的人比較好,城府不要太深。

要知道,普通人的城府太深,很容易造成「孤家寡人」的局面,不利益自己發展。

對此,很多人會說,做人為什麼要有城府呢?難道說沒有城府的人就活不下去嗎?

其實,並不是說沒有城府的人就不好,而是說 這個社會的豺狼虎豹特別多,只要你一個不小心,別人就會把你吃掉,渣都不剩。

就像「真小人」和「偽君子」,你認為誰更有危害性呢?

真小人就算再有城府,也不會太深。 而偽君子,只要他存在,那他的城府就勝過一般人。試想,滿口仁義道德的背後,又有誰知道他有沒有做男盜女娼之事兒呢?

一切,都沒有人知道。所以說, 你有選擇沒有城府的權利。但是,給自己留點城府,這是普通人的安身立命之道。

用戶評論